【FGO】【枪弓】《Imaginary sweet》(黑茶情人节回礼语音衍生)

新年诈尸,发个清水来暖暖这个快被我荒废了两个月的lofter。

【Attention☆】
【*广义枪弓,cp狂王x黑茶】
【*黑茶情人节回礼语音“没有味觉”的衍生】
【*清水】
【*ooc有。起初只是和基友在小窗里聊的一个梗,最终实在忍不住才把它写成了短篇】
【*7000+达成】
【*祝大家小年快乐(›´ω`‹ )!】

       并非嫉妒。

       并非不甘。

       只是下意识的觉得……

       同为「Emiya」,那家伙能做到的,我,英灵Emiya·Alter一样可以做到。

       然后就有了这样的场景:平日里对料理敬而远之的英灵Emiya·Alter,此刻竟出现在迦勒底的厨房里,对着操作台上的原料陷入沉思。

        如果不是情人节,如果不是贞德·Alter那句调侃,他也不会一时心血来潮想要尝试他最避讳的料理。

         情人节这个节日似乎拥有与生俱来的魔力,每逢其来临之际,迦勒底的女性Servant们就会不约而同的跑去找英灵Emiya请教巧克力的制作方法。大家眼里的冷峻战士红色Archer只有在这个时候会一下子变为“妇女之友”,像个老师一样开起料理课堂,传授美味巧克力的制作秘诀。

        不过英灵Emiya·Alter来了之后情况似乎有所变化。

        同样是「Emiya」,大家难免会猜测这个Archer应该也是个料理行家。

         因此才会有了贞德·Alter那一句无心的调侃:

        “想必你也很擅长做巧克力吧。”

         同贞德一起望向不远处正在严肃警告清姬不要试图把自己的尾巴肉塞进巧克力酱里的英灵Emiya,看着那张与自己相似的脸,英灵Emiya·Alter一时间竟觉得如芒在背。

       “我……不会做巧克力。”

       准确的说,是完全不会做饭,更不要说做甜点了。

        对料理的记忆与情感,早就连同至关重要的味觉一起,在一次次的屠杀中全部被吞噬殆尽了。

        “那还真是遗憾。”听到Emiya·Alter木然的回答,贞德Alter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记得英灵Emiya说过他生前对料理十分热爱,没想到堕落之后却……啧啧,同情你。”

         若不是理智在线,Emiya·Alter当时真的恨不得举枪顶上说风凉话的贞德Alter的头。可冷静下来之后,Emiya·Alter竟忽然有了制作巧克力的冲动。

          没有味觉也可以的吧。

          没有那段记忆也可以的吧。

           绝不是效仿和羡慕,只是单纯的想要证明某种东西……准确的说,Emiya·Alter并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证明的东西是什么,他甚至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听到别人夸赞英灵Emiya的厨艺,心里就会莫名的不悦。

           于是Emiya·Alter站在了这里——迦勒底的厨房里。若不是英灵Emiya被Master叫去打修炼场,Emiya·Alter也无法像现在这样进入厨房,站在操作台前望着一堆原材料发呆。

           巧克力该……怎么做啊?
   
            尽管在准备好原料前就事先从网络上搜索过巧克力的做法,可真到了实际操作的时候,Emiya·Alter反而手足无措起来。

            “首先往容器中加入一袋牛奶,呃……”小心翼翼的剪开包装袋,将牛奶倒入小锅内,再开火加热。看着牛奶一点点热起来,Emiya·Alter又赶忙按照网上说的做法向锅里添加可可粉。

             “适量的话……是多少啊?”

              这可难住了Emiya·Alter。目不转睛的看着愈来愈热的奶锅,Emiya屏住呼吸,神情肃穆的从袋子里盛出两勺可可粉放入锅中,仿佛是在做什么神圣的事情一般。“……这样会不会太苦了?”向锅中放入可可脂,看着锅里的深色液体,Emiya·Alter皱起眉头思索了一会儿,眼神落在了旁边的奶油和糖上。

                不出所料,Emiya·Alter在拿到奶油和糖之后便毫不犹豫的,凭着直觉往锅子里加了三大勺奶油和两大勺糖。

                这下锅里的液体可是足够浓稠了。Emiya·Alter一边搅动着锅里的液体,一边回忆着关于Emiya的事情,皱起的眉头上是满满的不解。

                为什么啊?

                为什么他做巧克力的时候那么开心啊?

                 明明是枯燥至极的事情,为什么他做的时候就会那么快乐?
  
                 只是做个巧克力就已经让英灵Emiya·Alter颇感吃力了。可他不止一次的看到英灵Emiya即使在厨房里到了手忙脚乱的地步,脸上仍然带着愉快的笑容。

                而那种笑容正是他可遇不可求的。

                思绪不经意间触及痛处,Emiya·Alter咬紧牙,深吸一口气将不悦强行压回心底,端起锅将里面的甜腻液体倒入他精心挑选的模具中——子弹形状的模具。这和他的爱枪十分相称。

                接下来就是要把盛满巧克力原液的模具放入冰箱里,等待它冷却凝固了。可可脂的确是个神奇的东西,不出两个小时,巧克力便凝固成形。将模具从冰箱内取出,再一点点的将模具里的巧克力取出来放到操作台的盘子上。看到模具里的巧克力全部成功脱模,Emiya·Alter这才松了一口气,两三下将操作台收拾成使用前的样子,仅在台子上留一盘刚刚做好的巧克力。

                那么,现在就是品尝时间了。

                双手撑在操作台上凝望着盘里那七八颗子弹形状的巧克力,Emiya·Alter起初有些犹豫,但纠结再三之后,他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拿起一颗巧克力放到嘴里。

                 这毕竟是自己的成果啊。

                  然而等到巧克力在齿舌间慢慢融化,如丝的甜腻在口腔中弥漫开来,Emiya·Alter的内心却仍旧毫无波动。

                   没有任何味道。

                   只能感受到巧克力平淡无奇的融化,然后被机械的送入喉咙深处。

                  你到底在期待什么啊,Emiya·Alter?惆怅的拳头落在操作台上,黑色的Emiya苦笑着,在心底暗暗嘲笑自己的愚蠢和天真。

                    那种最原始最纯粹的期待与渴望,早就被污秽侵蚀殆尽了。

                    留下的只有这具空壳,一个永远不知酸甜苦辣为何物,不知食物是何滋味的空壳。

                   Emiya·Alter正打算收拾郁闷的心情,思考如何处理这些巧克力的时候,突如其来的魔力压制打断了他的自嘲与思绪。

                  英灵Emiya回来了?不,不对,如此具有压迫性的魔力绝对不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身体本能的警觉状态,全身肌肉骤然绷紧,Emiya·Alter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那个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脚步声停下的刹那,Emiya·Alter眼神一暗,手中投影出枪械,将黑白相间的枪口对准面前的不速之客。

           “怎么,你是想谋杀老子吗,Emiya·Alter?”
   
            丝毫不把顶在额头上的枪刃放在眼里,男人嗤笑着发出诘问,血红色的眼里写满戏谑。

             “Berserker……”这下就说的通了。能发出那种魔力震慑的家伙并不多见,这家伙算其中一个。“条件反射而已。”枪械散作粒子消失,Emiya·Alter并没有过多的在意眼前的库·丘林Alter,而是转过身准备将盘子里的巧克力倒掉。奈何巧克力的甜味实在是太过浓重,黑色的Archer还没说什么,黑色的Berserker自己就顺着甜味凑了过来。

            “哟,想不到啊,平时最讨厌料理烹饪的Emiya·Alter竟然做巧克力了?”

             库·丘林Alter的调侃倒是提醒了Emiya·Alter。端起的盘子又放回桌面,Archer木讷的眨了眨眼,然后慢慢的回过头,双眼落在Berserker身上。

             对啊,我可以让这家伙当试吃者。

             “你,尝一下这个。”完全没有丝毫的迟疑,Emiya·Alter从盘子里拿出一颗巧克力对准Berserker的嘴,宛如死水的眼中难得的漾起了一丝转瞬即逝的期待涟漪。

              Archer突然的“投喂”反而让Berserker一时间摸不着头脑。看看那个奇怪的子弹形状的巧克力,又看了看Emiya·Alter那双冷漠中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憧憬的眼睛,Berserker冷笑一声,挑起眉头反问道:

              “你没在里面下毒吧?”

              “你看清楚,我不是Assassin·Emiya。”Emiya·Alter并未被Berserker激怒。他依旧保持着“投喂”的动作,目不转睛的盯着Berserker,等待他将自己做的巧克力含入口中。

               “啧,量你也不会用毒杀这种下三滥的方式谋杀老子。那老子今天就赏你个脸,尝一口这个巧克力吧。”又是一声冷笑,Berserker一边抬起眼凝视着Archer的表情,一边等待Archer将巧克力递到自己嘴边。

                这家伙会怎么评价呢?

               “真难吃”“好恶心”“这真的是人吃的东西吗?”“这种东西就算是奇美拉都不会吃吧”“同样都是Emiya,这做出来的食物差距也太大了吧”

                早在巧克力凑近Berserker嘴边前,Emiya·Alter就已经在脑海里设想过各种各样不堪入耳的差评了。

                 更何况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试吃者是库·丘林Alter,他若是奚落讽刺起来,句句一针见血直击痛处。

                 啊,不管了。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在犹豫什么,Emiya·Alter。
 
                  一鼓作气抛却杂念,Archer咬紧牙关,捏着那个子弹形状的巧克力,将其送往Berserker的嘴边——

                  “Emiya做的东西最好吃了。”

                  猝不及防的幻听不合时宜的出现,Emiya·Alter猛地瞪大眼睛,愕然的看着面前的Berserker僵住动作。脑内仿佛被打开了奇怪的开关,种种如梦如幻的影像在Archer的脑内快速闪过。

              “我做了蛋糕哦,Lancer。要不要尝一下?”

              “当然!!!”

              某个世界的某处屋檐下,那个「我」曾与还是Lancer的「他」生活在一起。

              红色的Archer无奈的看着眼前吃货本性暴露的男人,笑着将蛋糕拿起送向他嘴边。还未等蛋糕递到口中,蓝色的Lancer就迫不及待的弓下腰张开嘴迎接。吃到蛋糕的瞬间,蓝发的男人脸上绽开幸福的笑容,兴冲冲的一个熊抱抱起面前的Archer。

               “我真的是好爱你啊,Emiya。”
             
               明明是温暖至极的画面,此时此刻Emiya·Alter却感到一种不适感裹挟着他的全身。

               这不是我的记忆。

               这不该是我能拥有的记忆。

               四目相对,凝视了那双赤瞳几秒之后,黑色的Archer最终还是本能收回手。然而这时候轮到Berserker夺取主动权了。

              “怎么,想耍老子?”

               一把攥紧那个试图缩回去的手腕,Berserker挑衅的瞥了一眼Emiya·Alter,然后粗暴的将他的手往自己身边一拉,将那个巧克力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不过,在吃到巧克力的那一刻,库·丘林Alter就后悔了。

                 光滑的巧克力外壳被利齿咬碎的瞬间,浓腻的奶香味顿时充斥在他的口腔内,那过重的甜味让他有种要因甜到齁死而回到英灵座的错觉,紧接着在吞咽的那一刻,重甜的巧克力液因为过于浓稠而整个糊在了Berserker的嗓子里,令他一时间竟觉得自己宛如窒息。

                所以说我讨厌甜食啊!
            
               看到Berserker失了之前的戾气,整个人低下头咀嚼吞咽默不作声,Emiya·Alter眉头蹙紧,望着他问道:

               “怎么样?”

               终于得以将那齁甜的巧克力吞入腹中,Berserker重重的发出一声吐息,再用力清了一下嗓子之后抬起头看着Archer的脸故作从容的回答:

               “还不错。”

               “可是我不相信你。”

               Emiya·Alter不假思索的否定让Berserker心中的怒火刹那间熊熊燎燃。“我都把巧克力吃掉了,你现在又说这种话。把老子当猴耍吗?!”Berserker恶狠狠的瞪着Archer厉声发出呵斥,若不是理智尚存,他恨不得一把掐住面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的脖子,让他不敢再为特面前如此放肆。

               “不是耍你。而是你低下头咀嚼的那几秒就告诉我了,这东西有多难以下咽。”那个「我」说过,料理使人快乐,但我并没有从这家伙的脸上看到快乐。Archer认认真真的回答了Berserker,然后端起盘子就打算把巧克力倒掉。“我不需要你用谎言恭维我。”

               “你到底在自怨自艾什么?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大可以找其他人来试吃啊?”库·丘林Alter话音刚落,二人就听见门外传来孩子的嬉闹声——是杰克和童谣的声音。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望向门外,听到那愈来愈近的脚步声,Berserker微微一笑,眼神瞥回Archer身上。

              “不相信我是吗?那小孩子的话你总该信吧。”

             “快一点儿啦!童谣!再不抓紧准备情人节惊喜的话,等妈妈(Master)从修炼场回来就来不及了!”

             “杰克你慢点儿跑啦!爱丽丝真的追不上你了!”

              一到情人节这种热闹的节日,最兴奋的永远是小孩子。一如其他兴冲冲的准备情人节礼物的Servant一样,童谣和杰克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自己的小惊喜。

              然而不巧的是,这时候的他们偏偏撞上了正在替Emiya·Alter寻找试吃者的库·丘林Alter。

               光顾着计划情人节惊喜的杰克一时间没有注意到面前不远处的Berserker库·丘林,等到她缓过神来,敏捷A的她一个没刹住车就撞上了Berserker结实的腹肌。“呼……总算追上你了!杰克你跑的也太——”等到童谣姗姗来迟,看到整个人僵在库·丘林Alter面前一动不动的杰克,以及库·丘林旁边的黑色Archer,她吓得不由得惊叫出声——

                “两……两个Alter先生?!!!”

                 这一刻,童谣感觉自己要被吓得变回一本童话书了。

                  看到面前两个脸色煞白瑟瑟发抖的小可怜,Berserker先是眉头一蹙,既而又很快舒缓开来,咧开嘴挤出了一个还算和善的笑容。

                “放心,我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把你们拦下来,只是想让你们帮Archer尝一尝他做的巧克力味道如何。”努力缓和声音里的戾气,库·丘林Alter笑眯眯的看着杰克和童谣,甚至破天荒的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僵在他面前的杰克的头。一通别扭的安抚之后,Berserker瞥了一眼身边一脸愕然的看着他的Emiya·Alter,从他手中的盘子里拿出两颗子弹形状的巧克力分发给杰克和童谣。

               “诶——没想到黑色的Archer先生竟然做了巧克力呢!”

               “杰克也是第一次看到妈妈(Emiya·Alter)制作巧克力呜……”

               看着两个小家伙忽闪着大眼睛对着手里的巧克力一番打量的可爱模样,Emiya攥紧拳头,漠然的眼里又一次燃起了宛如余烬一般的期待。

                孩子的话总不会错。

               “那爱丽丝和小杰克就不客气了哦!”说罢,童谣和杰克相视一笑,一口将Emiya·Alter做的巧克力塞进嘴里。

                 好……好甜啊!!!

                 就像是被人强行塞了一整盒奶油在嘴里一样,巧克力融化在舌尖的那一刻,童谣和杰克感觉整个人都要被甜到掉牙了,更不用说那浓稠的巧克力液随吞咽一点点滑入喉咙时带来的堵塞感,让两个小家伙不由得捂着嘴面露难色。

                 爱丽丝要被甜死了!!!

                 好……好想解体……!

                 好不容易才将巧克力完全吞掉,童谣正打算将捂着嘴的手拿开,一抬眼却正好看到Emiya·Alter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们俩询问巧克力味道如何,旁边则是Berserker突然暴露凶残本性,瞪着她们露出一个狰狞扭曲的笑容,同时食指划过喉咙以示恐吓。

                这是先礼后兵吧……!!!

                “味道如何?”

               “很……很好吃哦,Archer先生!奶香味特别浓郁,让爱丽丝回味无穷呢!”童谣抓住杰克试图拔出匕首进行解体的手,笑着扭头向杰克使眼色。“对吧,小杰克?”

               听到童谣的反问,杰克愣了一下,又看了看黑色Archer身后那个瞪着她俩持续威慑的Berserker,只好识趣的点点头闷声回答:

              “妈妈做的巧克力,很好吃。杰克,很喜欢。”

               明明是伪装的十分完美的称赞,可Emiya·Alter听来却只觉逆耳。顺着两个小孩子眼神所落的方向猛然扭头,Emiya看到了Berserker那张慌忙转换表情的脸。

               尽管他的反应已足够迅速,Archer还是看到了他恢复冷漠前的凶相。

              “小孩子的话你总该信了吧?”

              “教唆小孩子阿谀奉承有意思吗,Berserker?”

               气氛一瞬间降到冰点。

              库·丘林Alter的小花招最终还是败给了Emiya·Alter的顽固刻板。他原本是想借此来让这个总是把自己视若尘土的Archer在料理上能够有点儿自信,没想到却弄巧成拙,给他留下了更深的阴影。

             也对啊,他并不是那个红色的Archer。

             红色的Archer都完全不吃恭维奉承这一套,更不要说眼前的黑色的Archer了。

             “怎么,别人夸奖你还不乐意了?你这家伙可真是难懂。”看到Archer眼中的怒火,Berserker仍不甘示弱,眼里始终保持压迫性的凌厉。“还是你根本谁的话都不相信。”

              “我Emiya·Alter,不需要你这种施舍性的赞美。你以为一个没有味觉的家伙能做出什么能吃的东西吗?我自己做的东西什么水平我自己心里最清楚。”Emiya·Alter说着就要转身去将盘中仅剩的几个巧克力倒进垃圾桶。“我自己做的东西什么水平我自己心里最清楚。”

                 我是在自取其辱。

                 以后不要再妄想尝试制作料理了。消耗了食材却做出这样的垃圾,简直就是极大的浪费。

                  再也不要做关于料理的梦了,Emiya·Alter。

                 “慢着!”

                 一如之前那样,Berserker又一次抓住了Archer的手腕,阻止他将巧克力全部倒掉。

                “你到底想怎样?”Emiya·Alter愤怒的双眼再添凶色,仿佛下一秒就要投影出武器和面前的Berserker在厨房大战三百回合。意外的是这次Berserker并没有冲动行事,反而冷静下来,看着那双阴沉沉的金瞳心平气和的开口说道:

               “你的巧克力,老子收了。”

               “……???”

                眼中暗涌的怒意和杀气骤然消失,Archer木然的看着Berserker那张认真的脸,一时间脑内闪现过种种凌乱残缺的画面。

                这算……什么啊……

                 二人的对峙最终以Emiya·Alter挣脱库·丘林Alter的束缚而结束。“我是真的搞不懂你,库·丘林。”僵局打破的那刻,Emiya·Alter留下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语。之后,他便无视了身边的童谣和杰克,头也不回的走出厨房匆匆离去了。

               和杰克一起目送Emiya·Archer离去后,童谣回过头看着还在打量那个子弹形状的巧克力的Berserker,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偷偷问道:

              “库·丘林Alter先生这算明示了吗?”

              “明示什么?”库·丘林Alter完全听不懂童谣在说什么。

              “明示Emiya·Alter是你的人啊!情人节期间收下别人送的巧克力,不就代表你接受了那个人的爱意吗?”

              “小孩子不要乱说话!”Berserker克制不住发出了一声怒喝,即使他并不清楚自己的怒点在哪里。看到童谣乖乖捂住嘴笑着拉着杰克跑掉,库·丘林Alter烦躁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从盘子里拿起一块巧克力,默默的将它放入口中咀嚼起来,再度感受起那让人几近哽咽晕厥浓重甜腻。

              问我为何会收下那家伙的巧克力?

              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那个「我」一直在我的大脑里反复唠叨那一句话,以至于久而久之,叨扰最终变成了执念——

             “Emiya做的东西,最好吃。”

        
             
        

评论
热度(91)

© 受猫D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