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开了脑洞便会失去写文的动力,长篇连载中道崩殂是家常便饭,所以最近努力在成为短篇流渣渣写手。

逗比可撩的杂食动物,安利狂魔,博爱,cp不洁癖多互攻,总之请多指教√

【Fate】【枪弓】《Flower》【Chap.50~52】

原本想慢悠悠的写,结果等我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开始大实习了。一个月了持续连轴转,无路赛无路赛((٩(//̀Д/́/)۶))……

【Attention☆】  
【*If设定,卡莲继承了言峰绮礼的治疗魔术和强化魔术,但是每使用一次都会消耗大量的体力。】

                        【Chap.50】
     
              Gilgamesh把Lancer拖回冬木教会的时候,已是夜晚了。

              他原本想将濒死的Lancer像垃圾一样丢弃在穗群原学园的操场上,可伊莉雅的一句话令他改变了主意。

              “Gilgamesh,你想清楚了,要是Lancer今天死在这里,以后替教会跑腿打杂的工作可就落在你身上了哦?”

             这句话提醒了Gilgamesh。平日里都是Lancer在被卡莲各种使唤,如果他死了,类似于跑腿侦查这种下等的活就只能是由Gilgamesh来干了——

               王怎么能做跑腿这种有失身份的事!

              再加上Lancer打工赚来的报酬大部分为教会所用。他一死,教会也会被切断一条经济来源。

              看样子,还不能就这么让这条狗死了。

              如此转念一想,Gilgamesh忽然意识到Lancer还有一点儿利用价值,于是他只能是暂时放下心中的蔑视与排斥,勉强答应伊莉雅会将Lancer带回教会治疗。

               至于Archer,Gilgamesh虽然极想将其就地处决,但奈何有伊莉雅以身相护,这想法就只好作罢了。

               反正,看他那扭曲崩坏的样子,就算救过来了,也只能是做个等死的废人了。

               想到Archer接下来会在残酷的折磨中迎来死亡,Gilgamesh心里反而比将要处决他时还要痛快。

                他甚至恨不得亲眼见证Archer在绝望中凄惨死去化为乌有的全过程——

               “那一定很有趣。”

                不过那种找乐子的事只能等以后再说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让卡莲把那气若游丝的Lancer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于是就有了Gilgamesh开头将Lancer伤痕累累的身体拖回教会的场景。

                 无视干净的袖口沾染血污,Gilgamesh强忍住内心对Lancer的嫌恶,破天荒做了一次“救死扶伤的好人”。一手随性的插在裤兜里,一手抓着Lancer的衣领,Gilgamesh缓缓走向站在神像前的白发少女,身后是拖行留下的成条血迹。

                   Gilgamesh回到教会的时候,白发少女正双手相扣做着例行祷告。听到那迫近的脚步声和物体摩擦地面发出的细碎声音,卡莲睁开眼,转身望向停在教堂中央的Gilgamesh,以及他手中拎着的濒死的Lancer。

                    整个教堂渐渐弥漫起淡淡的血腥味,看到那条自Gilgamesh脚边一路延伸到门口外的血红拖痕,卡莲眯起眼睛露出一个充满嘲讽的笑容。

                 “真是大开眼界啊,没想到自命不凡的英雄王也有出手救人的一天。怎么,良心发现了?”

                 “你这话听起来可真是刺耳。”Gilgamesh同样对卡莲回以冷笑。松开手任Lancer随重力前倾倒地,Gilgamesh双手环抱在胸前,接着上一句话继续说道,“本王看这条狗还有利用价值,就大发慈悲的把他给拖回来了。”

                “像他这种已经半死状态还要赖活着的家伙,留着总归是没有坏处。”

                “你说的倒是轻巧,Gilgamesh。你知道为Lancer疗伤会给我带来多大的身体负担吗?”卡莲一步步走下台阶来到Gilgamesh面前,轻蔑的瞥了一眼Lancer遍体鳞伤的身体后再度直视那双赤红的眼瞳。“给我一个救他的理由。”

                 “我不是说过了吗,他还有利用价值。”Gilgamesh说着踢了一下Lancer的身体,让他露出胸前的那道“X”形的深红刀口。“他怎么说也算是战力之一。还没压榨至尽就让他这么死掉的话,那也太浪费了。”

                  “况且像他这种伤……用魔力做一下简单的止血缝合就好,没必要上升到无痕治愈的高度。反正他的肉身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听到Gilgamesh的回答,卡莲下意识的抬起手看了看手背上的令咒。如他所言,Lancer令咒的颜色的确没有以前那样鲜红了。“难得你这次想的如此周到。”卡莲本想再听听Gilgamesh能用怎样的说辞来说服她,可当她发现Lancer胸口几乎快要停止起伏后,她只能是烦躁的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点点头答应救治。

                   “马上把他给我拖到卧室里来。”

                  目送着卡莲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Gilgamesh眯起眼露出一个佞笑,再次拎起重伤的Lancer随她一同进入教会里屋。

                  “遵命,Master。”

                         【Chap.51】

                   等到Gilgamesh终于不再蹂躏Lancer伤痕累累的肉身,将他放在卡莲的床上躺平时,Lancer早已比之前虚弱更甚,毫无血色的脸简直就像死人一般——要不是他还强撑着一丝微弱的呼吸,卡莲差点就想单方面宣告Lancer死亡确认了。

                  真是麻烦。

                  全然不顾身旁默默观察着的Gilgamesh,卡莲闭上双眼将手叠在胸口,一点一点的将衣物脱尽,将白皙纤瘦的上身袒露无遗。望着卡莲胸前光裸着的圆润丰挺,Gilgamesh恶劣的笑着,双手插兜随性的靠在一边讽刺道:“我在你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羞耻与难堪。”

                 卡莲并未理会Gilgamesh的侮辱。抬起右手缓缓贴上Lancer被鲜血染红的胸口,手心碰触到伤口绽开的皮肉与凝固的血污的瞬间,Lancer那身由魔力所化的战衣在淡蓝色的幽光中渐渐消失,赤裸的半身霎时间暴露在空气中。

                   待Lancer褪下灵衣后,卡莲先是仔细的察看了一下他胸前的伤痕,然后又看了一眼他右胸那道暗示着生命体征的赤红图腾,此时图腾已经因为魔力流失而变得黯淡。染上污血的白皙手心贴着伤痕一路抚摸到中央的血口,卡莲警觉的眯起眼睛,对着那个血口凝望了几秒,随后勾起嘴角发出一声轻笑。

                “难怪他流了那么多血还能一直撑到现在,敌人明显手下留情了啊。”卡莲念叨着,扭头瞥了一眼旁边的Gilgamesh。“你作为观战者,竟然连这点儿警觉都没有吗?”

                卡莲这下是真把Gilgamesh问住了,但他很快又不甘示弱的带着讽刺语气回答:“什么,那家伙竟然还手下留情了?你确定不是你看走眼了吗?当时我可是亲眼看到那个丧失了心智的冒牌货像个疯狗一样用投影的长剑给予负伤的Lancer致命一击。你口中所谓的‘手下留情’说不定只是那个疯狗在突击的时候失了准心——”

               “收回你的质疑,Gilgamesh。我虽然右眼视力不太好,可我左眼还没瞎。”在刚才察看伤口的那几秒内,卡莲通过魔力强化了左眼的视力,并得以借此一窥伤口内部。正是这一窥令她吃惊不已。“你说的那个‘致命一击’的力度的确足以致命。刀口所过之处的肌肉组织和神经血管都受到严重损伤,胸骨也断掉了好几根。按这力度,Lancer的灵核估计都要被斩碎了。然而实际上这次攻击造成的重创止于心肌,且伤痕越向下延伸创口越浅。”

            “仔细想想,只有一种可能——袭击者有意识在避免重创要害。或许那个人在决心杀死Lancer的那一刻忽然反悔,但暂时恢复人性的意识又无法阻止手中的剑刃朝着Lancer砍下去,所以他只能是拼了命的在即将毁掉Lancer心脏的前一秒强行让失控的身体在劈砍时避开要害,最大限度的扼制住致命击带来的杀伤力,以此来达到保住Lancer心脏的目的。可喜可贺,你说的那个疯狗他成功了,本可以毁掉灵核的致命击最终只是伤到了表层的心肌,Lancer心脏内部的灵核完好无损。”

              “怎么可能……!”Gilgamesh坚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即为真实。他当时可是亲眼目睹了被「诅咒」控制的Archer是如何像个疯子一般对Lancer发起猛攻,并且在他丧失战斗能力的时候不惜拖着残废的手臂也要踉跄的跑过来试图用匕首挖出他的心脏。那时的他仿佛一个失控的杀戮机器,全部肉体和大半思想都被「诅咒」所侵蚀,爬满血痕的脸上满是扭曲狰狞的笑容。濒临崩坏边缘的他根本不可能还有机会在那种情况下让自己薄弱的潜意识冲破「诅咒」的重压,在短暂的几秒内重新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那可是圣杯所下的「诅咒」啊。区区一介Faker,怎么可能敌得过圣杯的极恶之力。

            “听起来的确像天方夜谭,但那真的发生了——近乎崩坏的Archer,在即将杀死Lancer的那一刻暂时恢复了理智,并及时控制住了暴走的‘自己’,以防Lancer的灵核被那一击毁的四分五裂。”

           “……我还是难以想象那个杂碎竟然能在行动完全被「诅咒」控制的情境下强行令潜意识苏醒过来。就算做到了,也肯定是以付出其他代价为前提。”目不转睛的看着白发少女抚着Lancer的胸口慢慢俯下身,Gilgamesh闷声抱怨着,脸上写满不爽。他还是很想看到Archer精神完全崩坏的样子的。

             “是啊,的确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但他偏偏还是做到了……嘛,说不定他是因为忽然想起了某种很重要的东西,才会在那时偶然恢复清醒。毕竟,人是感情动物。”

              说罢,卡莲将手覆在Lancer伤的最重的位置,闭上双眼吻上了他微张的那瓣毫无血色的唇。

               卡莲的周身逐渐被淡色的光芒所包裹,大量的魔力汇成涓流涌向作为连接通路的唇,悉数传输到了Lancer的体内。卡莲认真的引导着Lancer的舌头进行着黏液交换,逐舌缠绵间,Lancer胸前殷红色的伤口中悄然生出淡蓝色的光丝。一如他当时使用「四枝之浅滩」般,从绽开的血肉,到断掉的胸骨,再到撕裂的皮肤,全部出现了极细的光丝。那些光丝就像是缝合线,将Lancer的伤口由里到外一点点的修复起来。
                
                治疗的时候,卡莲有机会通过以吻建立的通路来一窥Lancer脑内存留的关于他的前世今生的回忆。

                在一片混沌中,卡莲最先看到的是一片翠色的森林。一望无际的森林向远方延伸,茂盛的树海中央,一轮金黄色的太阳普照着大地。

                紧接着森林与太阳随泡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死去的猎犬。

               之后猎犬的尸体也不见了。画面再度重组,这一次卡莲看到的是一个女人的背影。只见女人手中拿着赤色的长枪,紫色的长发被林风吹起。不知为何,卡莲总觉得那身影既熟悉又陌生。

             很快,场景又发生转换。这一次,卡莲看到的是另外一个女人的身影。女人的怀中抱着一个像极了Lancer的小婴儿,脸上满是初为人母的欣喜与感动。然而如此温馨的景象很快就被烈焰焚毁,焚烧留下的灰烬拼凑成了另外一副画面——波澜之下,与他样貌相似的少年被魔枪Gae Bolg贯穿了胸口,迸涌的血将水染为暗红。

            泡沫翻涌中,暗红色内逐渐映出浩浩荡荡的骑兵队撤退,坐在战车上的女人放肆的大笑着甩动手中的皮鞭,身旁是被掳走的棕色公牛。

               笑声淡去,意识风景又回到了一开始的温暖场景:士兵们围坐在一起,举起酒杯开怀畅饮。下一秒,场景转瞬变为一片血海,满地横尸的荒芜中,敌人拿着武器步步逼近。灰暗阴沉的苍穹之下,一只乌鸦发出刺耳的惨叫。

               那象征着英雄史诗的终结。

               前尘往事随灰烬淹没在记忆之海里,再往后看到的便是Lancer被召唤之后所留下的回忆了:首先浮现的是一张英气逼人的女人面孔,那张脸卡莲再熟悉不过了——巴泽特·弗拉加·马克雷密斯,Cu Chulainn最初的Master。借着窥视记忆时的第一视角,卡莲清楚的看到身穿一袭男装的巴泽特先是愕然的眨了眨她那双漂亮的玫红色眼睛,然后渐渐扬起嘴角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向着视角所在的位置缓缓靠近,耳垂上的银坠也随之轻轻摇动。

               “————。”

               卡莲只能看到巴泽特似乎满心欢喜的说了些什么,但并不能从中听到她的声音。一如刚才那些前世的记忆,几秒后属于巴泽特的影像切换到了另一个场景。待影像逐渐清晰起来后,卡莲看到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巴泽特。巴泽特左腕被砍后留下的血口仍在不停的往外淌着血,卡莲甚至都能看清楚那切口中的断骨和血肉。失去左腕的巴泽特仍在努力挣扎着,而一旁的始作俑者却像是在看小丑一般,满脸愉悦的注视着巴泽特濒死时的悲惨模样,冷眼旁观的同时他还不忘欣赏一下自己手上刚刚夺取来的令咒。

              当卡莲想再看一会儿有关巴泽特的记忆时,那些画面又像万花筒一样变成了眼花缭乱的碎片。破碎,重组,卡莲再回过神时,四分五裂的记忆碎片拼凑成了另一幅迥然不同的景象:

                夜深人静的操场中,身着红衣的男人握紧手中投影而出的短剑,面对着Lancer的挥枪猛击,男人陡然间目露凶光,下一秒即向前突进正面迎敌。

                 卡莲看的正起劲,Lancer的潜意识却忽然间抗拒起来。就像是发现了入侵者的存在一般,Lancer的意识本能的驱赶着企图继续窥视的卡莲,这让她不得不提前中断了治疗魔术。

               “啧……这家伙看来是恢复意识啊,都能阻止我窥视记忆了……”卡莲捂着头从Lancer的胸膛上爬起来,刚才的意识驱逐影响到了她的头部神经,现在她整个人都感到头痛欲裂。“喂,你还好吧?”看到卡莲的表情如此痛苦,Gilgamesh眉头微蹙,试着伸出手搀一下她摇晃的身体,谁知还没等到他将手贴上肩头,卡莲整个人就像是忽然间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一般,像纸片一样朝着侧边软绵绵的倒了下去。Gilgamesh见状,立刻上前一步用自己的臂弯接住卡莲的身体。

               “作为Master果然还是太弱了。”Gilgamesh闷声抱怨着,眼睛扫视了一下Lancer的身体。经过卡莲的治疗,他胸前的X形刀口成功愈合,象征生命力的图腾重现赤红。当然,由于是不完全治疗的关系,Lancer的身上最终留下了丑陋的刀疤。以Lancer现在的状态,那刀疤估计会伴随他直到消失。

                “醒来之后好好跪谢本王的救命之恩吧,Lancer。”

                Gilgamesh嗤笑一声,抱起卡莲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Chap.52】

           Lancer苏醒过来已是三天之后的事了。

           眉头先是微微蹙紧,之后又缓缓舒展开来,随着仍带着淡淡黑色的眼眶一点点掀起,眼帘被包裹在黑暗中多时的红瞳终于重见光明。Lancer醒过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深棕色的天花板,然后是Gilgamesh探过来的脑袋。

              “你还真是命大啊,刀口深到见骨还能一直苟延残喘撑到获得救治。”昏暗的房间里内,Gilgamesh的金发在窗外月光的照耀下泛着淡淡的柔光。看着Gilgamesh那张佞笑的脸,Lancer下意识的警觉起来,脑海中拼命回忆着与Archer生死对决时的细节。

                看样子那时失控的Archer并没有杀掉我,那他呢?他是不是已经被「诅咒」彻底占据了身体,还是——

                 记忆停止在昏厥前的最后一秒。然而看着那张藏刀的笑颜,Lancer脑中还是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瞳孔缩小,怒目圆瞪,Lancer全然不顾伤口撕扯的疼痛,大吼着“你果然还是动了我的猎物是吧?他的心脏是属于我的!”试图撑起身与Gilgamesh理论。可惜还没等他坐起来,双腕上的链铐就缚住了他的行动,让他整个人重重摔回床上。

              “你以为本王是那种捷足先登的小人吗?我要想杀他,随时都可以!”Lancer的质问激起了Gilgamesh内心的不满,一手掐住他的脖子,弓下身直勾勾的瞪着他的眼睛恶声低语。“真佩服卡莲的先见之明,就知道你醒来之后必然想着去关心那个杂种Archer,才特地将你双手铐住阻止你逃脱。你给我听清楚了,Lancer!是我Gilgamesh舍弃了亲手杀死那个杂种的机会把你给拖了回来,也是我恳求卡莲耗费自身大半魔力来救你。如果不是我救你,你以为你还能像这样理直气壮的朝我大吼大叫吗?”

               听完Gilgamesh的驳言,Lancer先是惊诧的眨眨眼睛,然后露出一个讽刺的哂笑。“我没听错吧,孤高的英雄王竟然破天荒的干起救死扶伤的事了?呃……!”

                “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不敢杀你,Lancer?”掐着脖子的手忽然收紧,Gilgamesh看着Lancer因窒息感而面露痛苦的样子,眼神依旧阴冷。“本王看你那如濒死野狗般的惨样实在是可怜,才忍不住大发慈悲的救了你。不过你要是想死,我现在立马就能掐断你的脖子,你可不要不识好歹。”

                再这样下去,真的会被活活掐死的。眯起眼睛与Gilgamesh那双暗藏凶狠的眼睛对视了几秒后,Lancer最终选择乖乖服软。“对、对不起……英雄王、我收回……刚才的话。”说完,Lancer不忘举起被铐住的手作求饶状。

                 “算你识相。”大手一甩放开Lancer的脖子,Gilgamesh将双手重新插回兜里,转身准备离开。临走前,Gilgamesh又突然顿住脚步,不忘为自己正名。

                “实话告诉你,你看重的那个杂种在你昏厥过去之后,不惜拖着一条断掉的胳膊来到你身边,带着狂喜的笑容举起匕首试图将你的心脏挖出来,是我及时出现用天之锁(Enkidu)困住了他,你才能幸免于难。”

                “当时我的确想直接用乱剑刺死他,可惜被爱因兹贝伦家的那个小姑娘抢了先,她带着Berserker把那家伙给强行带回去净化了。”

               “不过被侵蚀到那种地步,估计到最后就算救回来了,也多半成了一个废物了吧。”

                Archer、爱因兹贝伦、净化。

                听到Gilgamesh离开时的关门声,Lancer望着天花板重重的粗喘着,脑内反复念叨着他刚才听到的那几个词语,一时间嘴角颤抖起来,不知该惊喜还是难过。

                 惊喜的是Archer还活着。

                 难过的是他依旧在饱受折磨。

                 但至少……

                 至少若是净化失败,我还有机会实现Archer的夙愿。

                 「“我想请你,杀了我。”」

                  执念与羁绊化为强大的力量,促使着Lancer再也不甘被困在这个幽暗的房间里,攥紧双拳拼尽全力挣扎着坐起身拉扯锁链。

                  第一次,Lancer又像面对Gilgamesh时那样,生生被锁链给拉回床上。

                 第二次,Lancer尝试着侧过身拉扯一边的锁链。锁链被扯的叮当直响,可任凭Lancer涨红了脸,手臂爆出青筋,仍未挣开锁链。

               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

               一次又一次,Lancer咬紧牙低吼着,发白的额头上渐渐布满了汗珠,胸前的伤疤渐渐泛红,连手腕都因数次的全力拉扯而被勒出血印。

               如果是换作以前,全盛期的他想要挣开这种普通的锁链轻而易举,可对于如今日薄西山的他而言,扯断这锁链就像是挣脱Gilgamesh的天之锁一样困难。

              可是我不能放弃啊。

              还有人需要我。

              他需要我。

              爆满血丝的双眼骤然瞪大,Lancer昂起头发出一声嘶吼,拼尽全力与锁链进行最后一搏。肩胛骨因用力而突出,背脊上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Lancer挣扎着坐起身,弓起腰扯着身体向前发力。锁链抖动着被Lancer抻到最直,链环在拉扯下一点点的向两边分离,就在那一刹,两条锁链中间的链环被生生扯断,Lancer也因惯性而整个人翻滚着掉下床摔在地上。

               “唔……”吃痛的皱起眉头,看到左手手铐上那条断裂的锁链,Lancer欣喜的笑了笑,顾不上刚才摔落在地时留下的淤青,抬手抓着床沿缓缓站了起来。

                踉踉跄跄的跑到窗边,Lancer将窗户推开的那一刻,外面吹进来的寒风冻的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如今正值秋季,光裸着上半身外出的确不妥,但Lancer现在已经无暇再去找一件御寒的衣服穿了。

                 当然,他其实是想穿着战衣外出的,不过凭他刚刚恢复的那点儿魔力,还不足以维持战衣的形态。

                  啊啊……管不了那么多了。

                  秋风凉月间,一个身影从五层高的窗户上纵身跃下。重伤过的身体果然不如以前轻盈了,Lancer落地时脚踝感受到了明显的疼痛,伤疤也差点自由落体的冲力而爆裂。“该死……”愤恨的发出一句暗骂后,Lancer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甩动着断裂的锁链朝着爱因兹贝伦堡所在的方向跑去。

                  金瞳目送着Lancer消失在教会外的森林里,突然出现在窗旁的卡莲双拳紧攥,苍白的脸上没有表情。

                  “为什么不让我用天之锁捆住他?”

                  “以他现在的状态,光是挣脱普通的镣铐就要让他筋疲力尽了,根本没必要上升到使用天之锁的地步。”

                 “况且,我是真的很想知道Lancer他……究竟能为那个Archer做到什么地步。”
            

          

              

             

 

评论(28)
热度(51)

© 受猫D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