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信白】【白龙吟x凤求凰】《此生缘》(R18慎)

给 @雨治 小宝贝的回礼!和上次铠约一样,写信白也是第一次,写的不好还请多多见谅嗷。

【Attention☆】

【*年龄操作(三千岁加冠的小白龙x与天地同岁的老凤凰)】

【*私设如山】

【*14000+字数达成】

【*小破车】

           千百年来,蛟龙与凤凰共同守护着皇城。

              然二者虽贵为祥灵,命轨却不尽相同。蛟有一族,自远古起便血脉相承,分为青、赤、黑、白四族共同生活在龙域,守护四海安宁。而凤独有一只,丹翎白羽,隐于东北凤凰山。据说那白凤自天地初开之际,浴火而生之时便是孑然一身了,天帝曾试图替这单身万年的老凤凰寻一美眷,可惜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在白凤眼中,美娇娥如过眼云烟,仿佛天地间唯有那珀色酒壶中的琼浆玉液才是他最合适的伴侣。

               光阴似箭,弹指一挥便是千万年。沧海桑田间,白凤习惯了孤独。以百鸟为友,以草木为伴,独自生活在凤凰山中,于他而言,倒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当然,白凤凰的乐趣不止于此。他乃盘古开天时便存在于世的祥灵,论道行自是要比蛟族晚辈高出许多,因而那些小龙在见到他时定要敬他三分。大概是孤独久了的缘故,白凤总会像个顽童一般,在蛟族的领地神出鬼没,时不时的戏耍一下那些守护领地的小龙们。

                这其中尤以北海广泽王之子白龙受影响最甚。

                白龙同父亲一样,自小便跟随在生而为帝的赤龙身边鞍前马后。待赤龙登基成为龙域领主后,白龙更是与之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其赤胆忠心,天地可鉴。正因如此,每逢妖兽现身祸害人间,赤龙总会将除害大任交给白龙。除妖之事,他只信赖白龙一人。

                  君令既下,白龙自是要全力以赴完成任务的。好在他道行和武力远在蛟族其他战将之上,即使是遇见再难缠的凶神恶煞,他都可以在一番鏖战后给予其绝命一枪。

                    大概是白龙的除害之路太过顺风顺水,反而招来小人烦扰。最近一段时间,每当白龙即将用一记重刺终结凶兽性命时,总有一个与之相似的戴着金色面具的素白身影会突然现身,以乱剑致凶兽于死地。等到白龙回过神,那人早已携着凶兽身上得来的宝物消失不见。

                    浴血奋战多时,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龙厌恶极了那个总是在他快要得手时现身战场抢夺宝物的坏家伙,然而他从未得见那不速之客的真面目。只记得那人现身时,凛凛剑影间有雪色鸾鸟翔舞和鸣。

                     后来白龙向土地神打听才得知,那剑影化成的鸾鸟正是白凤独有的身份象征。鸾鸟一至,即为白凤驾临之时。

                    “那凤凰喜动,我猜他是在家里耐不住寂寞,才会三番五次现身干扰你降妖除魔。”

                   “只是因为道行颇高却又不甘寂寞,就可以成为抢夺他人战果的理由吗?这样未免有倚老卖老的嫌疑吧。”

                   “哎呀,我的小祖宗,这话可不能乱说!白凤凰他最忌讳的便是一个‘老’字了啊。”

                  “就算说了又怎样,我不过是在陈述事实而已。若是因此而惹怒了他,我倒希望能借机与他一较高下。”

                 “你可不要太猖狂……!”

                  然后白龙就因口出狂言而被土地神用桃木杖教训了一顿。可即便土地神再三叮嘱不要妄想去与白凤较量,白龙心中还是对此事耿耿于怀。时间一长,耿耿于怀便化作了执念,而且那执念随着白凤在属于他的战斗中一次又一次的干扰而越来越深。

                 终于,在数度失手后,白龙忍无可忍,决心去凤凰山去找白凤讨教讨教。

                事情的起因要从领主命白龙前去除掉穷奇说起。有使者来报,称那穷奇冲破了大舜设下的封印逃了出来,白天藏匿于深山中,夜晚则潜进皇城以人为食,据说已有数十个百姓因此而失了性命。身为守护皇城的蛟龙,领主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就在第一时间派了白龙入山降魔。

                  穷奇乃上古四大凶神之一,虎身鹰翅,喜吃人,尤爱吞食善人和蛊惑人心,凶残至极。据说当年大舜同族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封印并弃于蛮荒,其实力可见一斑。同穷奇一比,之前那些被降服的妖兽根本不值一提。白龙深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但这反而令他兴奋不已。经过了前几次的失手,他急需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来为自己正名。

                   奈何白龙的千年道行终究还是难以轻易将吸收凶秽之气而生的穷奇击杀降服。白龙犹记那夜他与穷奇血战三个时辰,从白天一直打到黑夜,打到连龙枪银铠都被血染为殷红,才勉强锉掉了凶神的锐气。二者都已是筋疲力竭,看着伤痕累累的穷奇喘着粗气弓起身,瞪大了血红色的眼睛朝着他露出獠牙打算继续负隅顽抗,白龙握紧手中染血的银白长枪,准备以全力一击贯穿穷奇胸口剜其心脏来终结这场殊死恶战。

                   谁知历史竟在此刻重演。爆红的瞳中露出仿若杀神的凶光,白龙勾起嘴角阴冷一笑,划着寒光朝着穷奇发起突刺。与此同时穷奇仰天发出一声嘶吼,倾尽最后的残暴之力张开血盆大口扑向白龙。脸上骤然蒙上阴影,看着那个獠牙血口,白龙眯起眼睛,思忖着在穷奇即将咬上头颅的刹那用一个位移闪到它身后贯刺剜心。可还没等他实施计划,随着一声凤鸣,地上竟忽然出现一个银白色的光圈。鸾鸟绕圈盘旋,光圈就像是结界一样缚住了穷奇的行动,凶猛的虎扑化为缓慢的动影。说时迟那时快,趁着穷奇僵在半空,鸾鸟直冲苍穹化作银白长剑,长剑又分为数把利刃重重刺下。霎时间,穷奇庞大的身躯被剑刃牢牢钉在地上,旋即四分五裂,只留下一颗赤红色的晶体燃烧着烈火悬于半空——那是穷奇的心脏,上古神物之一。夺取穷奇之心,正是白龙此番前来与之决战的目的。

                    可如今那颗炙热的心脏却被那个搅局的凤凰收入手中。亲眼目睹那颗以自己一身伤痕为代价换来的赤色的魔晶最后却被他人纳入囊中,白龙咬紧牙关阴下脸,攥紧银枪的手因过于聚力而颤抖。

                   “你可不要欺人太甚了,老凤凰。”

                   得了宝贝又见到了白龙恼羞成怒的表情,按理来说白凤此刻应该像往常那样见好就收并悄然抽身,然而白龙一句怒火燎燃的“老凤凰”让他顿住了脚步。

                    “你说谁是老·凤·凰?”

                    忽而风起,白凤透过被吹起的散发借着面具上的眼洞望向不远处以摆好战斗架势的白龙,抽出背起的右手缓缓抬起。盘旋的鸾鸟见状,在一声长鸣后飞回他身边,恢复剑形落上白凤的手心。

                    看到白凤握住了手中的剑,白龙眼神一暗,全然不顾身上的伤痕朝白凤攻去。“当然说的是你了。”说罢,白龙脸上甚至露出嘲讽的冷笑。

                   这大概就是年轻气盛吧,永远都是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模样。白凤知道这是白龙在用言语激他,但凭着那千万年的修为,他早已对此淡然了。

                    枪尖在月下泛着冷光,刚才还在挑衅的白龙突然在白凤面前消失,再出现时他已身在空中。将仅剩的力量汇于右手,随着一声怒喝,白龙似离弦之箭般瞄准白凤重重刺下。那已是白龙使出全力的一击,意料之外的是白凤非但没有选择迎击或抵挡,反而在银白流火熊熊燃烧的龙枪即将擦上他发丝的一瞬间化身凤凰振翅飞起,完美躲过。

                   龙枪强大的冲击力将地面震出一个圆形的裂坑,坑心是象征白龙身份的龙印。“激将法对我没用的,小子。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早点回去治伤。”赤瞳相对,白凤凝望白龙那张狼狈的脸许久,然后扇动翅膀转身飞走离开了现场。

                    片片白羽似雨点般从空中飘落,那是白凤扑翼时留下的残羽。自由飘舞的白羽将白龙身体全然包裹,看着那只渐渐飞远,最后隐于月色之中的白凤凰,白龙不自觉的抬起手接住了一片落下的白羽。二指捻着那根羽毛轻轻旋转,白龙打量着手中的白羽,恍恍惚惚间竟望的出了神。那羽末的一点丹红映在他眼里,融入他那双赤色的瞳,又悄然化作一点朱砂痣,印在他心头。

                     好一场如梦如幻的羽毛雨,这下白龙算是彻底记住了那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白凤凰。“下次定要与你一较高下。”刺入地面的龙枪散为游光回到手中,白龙将那根羽毛收好,接着闭上双眼现出真身,化作银白色的游龙长啸一声飞回北海。

                     估计这次免不了又要挨领主一顿骂了。

                    不出所料,白龙将战果如实禀报后,领主顿时龙颜大怒。“那位凤君到底和你有何过节,为什么他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扰我蛟族降妖之事?”身上的华服燃起灿然焰色,领主背过身躯,竭力压住内心的怒火,用平和的声线向白龙发起质问。

                      单膝跪在皇位之下的白龙听到领主的问题,不由得喉中一哽,躬下行礼的身体弯的更深。

                      “其实……这也是臣想要问的问题。”

                      “啧。”竟然连白龙自己都不知为何会惹到白凤吗?领主扭头瞥了台下的白龙一眼,接着闭上眼发出一声惆怅的叹息。

                      “想来我蛟族与那位凤君除了守护皇城子民,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当然,我也曾听说过他生性不羁刁顽,喜欢捉弄后生,可这次他怎么就盯着你不放了……”

                       看到领主面露愁色,白龙赶忙补上一句:“领主不必为此而忧,待我过几日去凤凰山,定将那穷奇的心脏从白凤手中夺回。”

                      “罢了罢了,你根本就不是白凤的对手!他自红莲业火而生,千万年间吸收天地灵气行走世间,论道行你我二人远不能及,论辈分连天帝都要让着他。一旦凤君动怒,他仅是动动手指就能灭敌于百里。”

                       “一言以蔽之,在他面前,你根本就没有嚣张的权力。”

                      “若是对他族没有基本的尊重,就算道行再高,也不值得敬畏。”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听到领主的告诫,白龙不仅没有收回刚才的妄言,反而神情变得冷冽,似是被领主的话勾起了战意。

                      “休得无礼!要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话,白凤即便身在千里之外可是仍能听的一清二楚。他对无礼之言最是敏感。”转回身体正视台下,看到白龙身上的刺目血痕,领主摇了摇头,扫手示意平身。

                       “我知道你身为御前大将军,武艺在这四海自然数一数二。但天外有天,太过狂妄的话总有一天是要吃亏的。穷奇之心被夺一事就暂且将它搁置在一边吧,现在最要紧的是好好养伤。”

                        领主都亲自发话不去追究穷奇之心被夺一事,白龙也不好再继续仗义执言,只能是以一句“臣遵旨”应了主上的命令乖乖回殿养伤。

                        可执念哪能这么容易就断掉?不甘,不甘,不甘。周围人越是告诫他不要去招惹白凤,白龙就越渴望与之一战。

                        于是,断不了执念的他,最后还是循着心之所向,逆了君命偷偷前往凤凰山。

                         ——这天是王母娘娘的寿辰,四海八方各路神仙齐聚九重天共飨盛宴,为王母娘娘献上祝福。然而今年的王母寿辰不同以往。八方仙客中,独独少了二人身影。

                        不用猜便知其中一位必然是那个总是小隐隐于山的白凤凰。白凤不喜喧闹,对于王母寿宴这种盛事更是避而远之。百年前看在天帝的份上,他还会勉为其难前去赴宴,现在干脆连天帝的面子都不给了。无论天帝如何央求,每年到了寿宴他都只是唤一只叼着一只装着贺礼的白鸾送去祝福,本人则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天宫顺上一坛寿宴上用的琼浆便回到山中一醉方休。

                       要说那白凤凰身怀万年道行,四海之内唯有同样在混沌初开时诞生的东皇太一

可与之平起平坐,他即便再任性放纵,天帝也奈何不了他。

                      可是白凤仗着道行之高不把天帝放在眼里还可以理解,如今竟然连刚年满三千岁的北海皇子都不把王母寿宴放在眼里,这让天帝彻底失了一直以来维持的和颜悦色。

                      “那凤凰欺朕也就罢了,现在连汝子都不把朕放在眼里,朕的颜面何在!”天帝明显是积怨太深,将自己对白凤的怒意一并加在了白龙身上。

                      “天帝息怒!犬子本无意冒渎皇威,只因年轻气盛,行事鲁莽,才误了王母娘娘的寿宴,还请天帝恕罪!”看到天帝震怒,广泽王连忙卑躬屈膝为白龙求情。

                      “罢了,看在今日是王母娘娘的寿辰,乃大喜之日,不便动武,朕这次就看在汝之诚恳上网开一面,不再追究此事。不过,若是还有下次,朕决不轻饶。”

                      天帝也明白,自己将对白凤的私怨强加在一个方才行了加冠之礼不久的小龙身上的确有失风度。

                      就这样,寿宴照常进行。九重天上,众仙推杯换盏献祝福;九重天下,白凤锵锵而鸣归深山。

                      凤凰归,百鸟随。朦胧夜色中,一声凤鸣响彻天际,白凤扇动羽翼翔舞于薄云间,携百鸟浩浩荡荡飞回深山。似是有感应一般,白凤归来时,漫山遍野的桐花于同一时刻竞相盛开,汇成一片梦幻的金黄。风一吹,便有成穗桐花飘落。

                     穿过那片金黄色的花海,白凤滑翔至山中最大的那颗梧桐树,几下扑翼后即落在粗壮的树干上化为人形。见白凤落定,百鸟也跟着拍拍翅膀挑了心悦的树干落下歇脚。

                     素衣朱缎飘然垂落,白凤摊开手,一大坛用红布封好的美酒随白光一闪现于掌心。迫不及待的启封酒坛,刚一拿开红布,白凤就差点儿被那浓烈的酒香勾的失了魂。“不愧是在九重天存了千年的桂花酿!”白凤爱惜的抚了抚坛身,既而大笑一声向后倒在树干上,抱起酒坛对着大张的嘴就是一顿狂饮。

                    绵甜的清酒随倾倒成流涌出,直冲着深处的喉咙。喉结随吞咽上下活动,白凤忘我的饮着美酒,全然不顾从唇角溢出的残液湿了领口。闭眼陶醉间,白凤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

                    其实他也是有过几段姻缘的。公主、民女、诗人……白凤于男男女女间周旋,这其中不乏至死不渝的恋情。只可惜,仙凡终殊途。无论白凤怎样全心全力呵护恋人,每一段感情都逃不过时间与生死的摧残。恋人渐渐老去,自己却仍是青年模样,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死亡将彼此分开。每段感情皆以悲剧收场,白凤有时甚至痛恨起自己的永生不灭。

                       难道,永生的代价必然是永恒的孤独吗?

                      数度心碎后,白凤不敢再去拜访月老寻求姻缘。如果每一段姻缘都注定生死殊途,那白凤宁愿永生孤独。

                      直到那一日……

                      昏昏沉沉中,一声啁啾打断了白凤的回忆。将酒坛抱在怀中,白凤缓缓睁开眼,发现一只夜莺不知何时落在了他肩头。白凤正疑惑着,夜莺向前跳了跳,凑到他耳边啾鸣几声似是在传达什么。

                      听着夜莺啼啾,白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醉笑。“学我放天帝鸽子可不是什么好事啊。”白凤感叹着,昂头举起酒坛将最后一点儿桂花酿一饮而尽。“待我前去会会他。”酒坛从树上掉落化为雾气消失,白凤轻轻擦了擦唇角,在打了一个酒嗝后便摇身变作一团流光前去迎接造访凤凰山的“贵客”。

                    一声龙啸划破长空,白龙卷着残云飞向凤凰山,逆鳞在月光的映照下泛着眩瞀的光。又是一个腾旋,白龙来到山口恢复人形。看着山口成片摇曳飘落的金黄,白龙笑了笑,不自觉的抬起手去接那掉落的花穗。

                     梧桐花开,凤凰自来。

                     看样子那个老凤凰已经回来了啊。

                     正嘀咕着,白龙突然感到气氛有些不对,随即唤出银白龙枪摆出战斗态势,手心的花穗也因此被碾了个粉碎。枪尖所指之处,白光幽幽浮现,忽闻鸾鸟鸣,白龙愣了一下,下一秒即意识到了什么。

                    鸾鸟绕着白龙飞了一圈便消失了。之后幽浮的白光渐渐具象化,最终聚为人形。“广泽王就是这么教你尊敬长辈的?”白凤看了一眼顶在自己喉咙上的银锐,没好气的抛出一个反问,醺红的脸上蒙上一层怒意。

                   这下轮到白龙失了沉着。之前虽与白凤有过几次萍水相逢,但他从未见过白凤面具下的真面目。如今他望着眼前这张面若桃花,唇若涂脂,眼中好似盛满星辰万千的姣容,一时间仿佛被勾了心魄,呆若木鸡。

                   看到白龙愣在那里,丝毫没有收枪的意思,白凤也被他那呆呆的模样逗笑。“怎么,见你如此惊讶,难不成你一直以为面具下会是一张人老珠黄的脸吗?”白凤歪歪头戏谑着,伸出食指将那枪尖轻轻拨到一边。

                  “不,我只是没想到,平时以捉弄后生为乐的白凤凰,竟有一副如此阴柔的容颜。”白凤的戏谑拉回了白龙的心魄。赶忙将枪收到背后,闻到甜丝丝的甘酒味,白龙皱起眉头看着那张泛着桃色的脸,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早就料到我会来这里找你吗?”

                  “你不是因为不满我骄纵放肆,所以一直都渴望向我发起挑战吗?还说什么‘若是对他族没有基本的尊重,就算道行再高,也不值得敬畏’,我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哦。”白凤说着向前凑近白龙,抬起眼饶有意味的打量着他那张故作镇定的脸。“这不,如你所愿,你一直以来渴望与之一战的‘老凤凰’就在你面前。”

                     啧,还真被他听见了。“龙有逆鳞,触之必死。我可不想无故伤到你啊,凤凰。”白龙眯起眼睛望着醉的摇摇晃晃,险些倒在他身上的人儿,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扶住那个软绵绵的身子。

                 “哈哈,你那逆鳞,对我没用的。”白凤说完还特地伸手抚了一下白龙逆鳞变作的肩甲。“对了,你也真是胆大,连天帝的鸽子都敢放,你就不怕他降罪于你?到时候还得由令尊帮你担着罪名……”

                   “要不是你整日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也不必出此下策来寻你踪迹。”白龙从容的应着,眼中波澜不惊。“放心,等我与你分出胜负,我自会回到九重天负荆请罪。”

                   “执念已经让你失了理智吗?”白凤感叹一句,蒙着雾的赤瞳露出锐气。轻轻一推放开白龙的身体,白凤后退几步稳住重心,随后大手一挥,银白长剑系着红穗现于掌中。

                  “看你如此执着,那我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将剑背在身后,白凤微微一笑,向白龙伸出左手邀其一战。

                 “请。”

                 见白凤认真起来,白龙也露出傲然一笑作为回应。

                “那我就不客气了……!”

                 脚下发力震起落英,白龙握紧长枪,踏着疾风刺向白凤。双目捕捉到彻骨冷锋,白凤飘忽的眼神霎时间流露出凶狠。刺耳的碰撞声惊的鸟儿纷纷飞出桐林,白凤用剑身挡下了白龙的突刺。“上来就这么凶?”白凤不满的说着,一个横扫将枪尖打偏。

                   别看只是横扫,光是那一扫爆发的剑气就足以震慑四方。多亏白龙躲得及时,才没有被那剑气震伤。“和前辈过招,不全力以赴怎么行?”说罢,白龙又一次向白凤发起正面攻击。挑起眉头打量着那个朝自己冲来的残影,白凤笑着原地踉跄几步,全无闪躲之意。

                   他到底是醉着还是醒着?白凤的不稳的身体让白龙有一丝犹豫。但龙枪一出即无悔意,白龙还是硬着头皮突进到白凤面前,一个俯身对着他的肩侧用力一刺。

                    这一击照理应是刺向心脏的——刺中要害并将心脏挑出,最后以乱枪断其筋络。此招乃白龙的得意技。不过这次只是切磋,白龙并不希望因此而重创了那醉醺醺的老凤凰。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将这场切磋视为儿戏了啊!

                   素衣晕开殷红,站在原地的白凤生生以肉体接下了白龙那一击。看到白凤肩上撕裂的猩红伤口,白龙一时间心生闯了大祸时才会有的罪恶感。正当白龙乱了步调,谁曾想,那受了伤的白凤竟发出一声嗤笑,之后便化为一团白雾散于无形。

                       被……被骗了?!

                       等到白龙反应过来,他的脚下早已画出一道白色的光圈。看着那只绕着光圈盘旋的白鸾,白龙咬紧牙试图逃离,却被那光圈缚住了手脚。与此同时,一阵寒意从头顶传来,白龙抬起头,看到那数把悬在空中蓄势待发的长剑,一时间瞳孔缩小。

                        仙气汇聚凝为人身,闪到一边的白凤笑眯眯的看着被困在法阵里的白龙,拿出挂在腰间的琥珀酒壶晃了晃,发现里面还有一点点余酿,白凤大喜,昂首痛饮间轻轻动了动食指。

                      刹那间,乱剑刺向白龙的身体。“啧……!”剑尖即将刺上头顶的那刻,白龙不得已现了真身。银白蛟龙冲破束缚腾空而起躲过乱剑,接着发出了一声愤怒的长啸。乱剑在刺入地面的时候随光圈一同消失,白龙在空中盘了一圈又化为人形落下,见那始作俑者还在得意的喝着酒,气顿时不打一处来。

                       “我们好像还没签生死状,这玩笑开过头了吧?”白龙质问着,手中长枪上的盘龙雕纹渐渐亮起玄光。

                       “既然要挑战我,就该在开战前就做好相应觉悟。”白凤漫不经心的应着,举起酒壶往嘴里用力倒了倒。滴酒入喉后便再无佳酿流出,白凤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只能是耸耸肩膀将酒壶重新挂回腰后。醉眼暼向那张怒颜,白凤笑着打趣反问:“难不成……你怕了?”

                       “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啊,老凤凰!”说话间,怒火中烧的白龙朝着白凤发起迅猛一击。白凤摇摇头,再度唤出爱剑迎击。腾蛟起凤,矛光剑影,龙与凤在空中纠缠不休,难分胜负。前一秒白龙的枪擦断了白凤颈边的几根发丝,紧接着白凤的剑又打掉了白龙引以为傲的龙盔,总而言之,几个回合下来,只见两道残影针锋相对,迟迟未见一方败下阵来。躲在花枝间的鸟儿目不转睛的观察着这场战斗,发现白凤陷入苦战,也不由得窝成一团替他捏了一把汗。

                        一来二去,白凤也失了打持久战的兴趣。见白龙因为被打掉头盔而急了眼,白凤赶紧抓住机会挥动长剑。长剑旋舞于掌心现出数道刃影,化作鸾鸟将白龙重重包围,一旦碰触即皮开肉绽。鸾鸟朝四方擦过白龙身体,借机抽离落地的白凤看着重伤的白龙从空中坠下,不由得惋惜啧啧。

 

                       “唉……果然还是——”

                       果然还是个小孩子。

                        感叹哽在喉中,白凤僵直身体,感受到贴在侧颈动脉的寒意,垂下眉头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不是只有你才会障眼法。承让了,凤凰。”失了头盔固定的发丝凌乱的散在额前,不知何时闪现身后的白龙面无表情的言语着,手中龙枪的锋刃紧紧的贴在白凤颈旁,稍一用力即可取其首级。

                       听到白龙的话,白凤定睛一看,这才发现那重伤落地的“白龙”不过是一片逆鳞所化的幻影。

                      “嘛,是我大意了。不过……”

                      “不过什么?”白龙疑问着,忽然发现白凤手中的长剑竟渐渐隐去化为一根桐木枝。“喂,那枪很锋利的……!”看到白凤的脖颈在他转身间擦着长枪划出一道血痕,白龙顿时又是一个战栗。

                        白龙的战栗反倒又引来白凤一声逗乐。这次他刻意敛起笑容,装作冷酷无情的样子,抬起手用那桐木枝刺中白龙心口。

                      “哈,你死了。”

                      低下头看着抵在胸甲上的桐木枝,白龙机械的抬起头,眼中写满不可思议。

                    “难道说……刚才你一直是在用这根树枝与我交战?”

                    白凤点了点头,接着补充道:“如果真的用剑和你交手,被四海八荒的神仙知道了,他们一定又要说我过分欺负后生了……唔。”迷迷糊糊的解释完,白凤忍不住又打了一个酒嗝。

                      输了。

                      输的一败涂地。

                      本以为是自己占了上风,到头来竟又被那个老凤凰摆了一道。

                      这一次,白龙输的心服口服。龙枪散为光流消失,白龙攥紧双拳,抬眼看了看白凤那张醺红的脸,虽然心里似乎还是有一丝不甘,但他最终还是闭上双眼叹了一口气开口:

                      “我承认,这一次,是我——”

                      “是我输了。”

                      “什么?”白龙怔住,一时间被白凤的话弄得摸不着头脑。

                      怎么看都是我输了吧?

                      “我说,是我输了。”白凤认认真真的重复了一遍,同时抬起左手轻轻抚了抚自己的侧颈。指腹抚过之处,血痕悄然愈合。“我原本想着用树枝就能打败你,没想到最后却反倒被你这小龙的枪抵上了要害。论道行差距和结果对比,是我输了呐。”

                 “你不惜逆了君命来此寻我,不就是为了与我一较高下,并且收回属于你的玩意儿吗?如今我输了,你的东西,我自会还给你。”

                 话音刚落,白凤摊开左手,赤色魔晶在一团烈火中现于手心。“坦白讲,其实我根本不想要什么穷奇之心。”白凤眯起眼睛望着那团烈焰,朱唇微启发出绵绵呢喃。

              “我真正想要的……是你这颗龙心。”

              桐木枝又一次抵上龙心所在之处,白凤用那枝子轻轻在胸甲上画着圈,如丝的媚眼中万千柔情缱绻流转。

               这凤凰……可爱过头了。

               若是放任这个撩人的凤凰不管,一定会成大麻烦。

                白龙暗暗感叹着,某种强烈的感情因那双媚眼而在内心澎湃潮涌。

                “喏,给你。”白凤皱起眉头,不情不愿的将那颗魔心递到白龙面前。本以为白龙拿到穷奇之心即打道回府,谁知他在接过宝物的刹那突然握住了那只手,下一秒便借力将那个满面桃色的凤凰拉入怀中。

                “我反悔了。”

                “嗯……?”

                “我现在不仅仅想要穷奇之心……”

                 白凤下巴被白龙刻意抬起的瞬间,他手中的桐木枝掉落在地化为乌有。仍沉浸在醉意中的凤凰垂下眼睛望着那瓣渐渐贴近的唇,另一只手自然而然抚上对方心口,脸上是意味深长的暧昧笑容。

                   “真是个贪心鬼。”

               发车了发车了:https://m.weibo.cn/1832071461/4155288297178766

评论(52)
热度(1591)

© 受猫D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