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档】【王者荣耀】【铠约】《Expose》(ABO/雨露期/天乾铠x地坤守约)

           【补档】 第一次写铠约,手生,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冷圈粮少,唯有自给自足,方可丰衣足食,共勉。
           
              已补上微博链接,不老歌太不稳定就不放出来啦|・ω・`)
        
 【Attention☆】
【*中式ABO设定 天乾-Alpha,和仪-Beta,地坤-Omega】
【*百里守约-地坤,铠-天乾】
【*守约大概是刚刚成年?】
【*没有玄策】

                         初晨,天际刚刚露出鱼肚白。按照惯例,这会儿应该是百里守约准备早餐的时间了。然而厨房里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忙活身影。

                          是睡过头了吗,守约?

                          ——实际上,并没有。更确切的说,守约他今天天还没亮就醒来了。但此番苏醒不同以往,这一次,他是被弥漫在屋子里的香甜气味吓醒的。

                         “……嗯?!!!”

                        就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正抱着枕头熟睡的守约嗅到那浓重的甜味之后一下子从床上弹坐而起,大大的狼耳因惊吓而高高竖立。

                         满屋子都是香甜的野果子香——那是属于百里守约的信息素的味道。以屋子里现在的信息素浓度,若是现在突然有哪个【天乾】破门而入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怎么会这样……明明味道都这么浓了,我却现在才有反应?身为魔种混血,守约骨子里流淌的狼种血统让他拥有敏锐的嗅觉,可是本该在甜味儿一出现就嗅到味道的鼻子竟一度失灵,直到味道满溢才恢复感知,这让守约不禁怀疑,自己或许是——

                        糟……糕……。

                       “该来的总会来……”守约不悦的喃喃着,起身去柜子里翻找抑制剂和净化剂。

                        像今天这种难堪的状况,曾无数次的在守约的脑海里出现过。毕竟,身为一个伪装成【和仪】加入守卫军的【地坤】,在军营这种等同于【天乾】的领地里生活,无疑是羊入虎口。更何况,【地坤】还有最让人头疼的发情期。一旦发情期间没有及时做好处理,让信息素的味道泄出去,身份暴露先不说,首先守约自己的人身安全就会受到威胁。

                        再矜持的【天乾】,嗅到那种甜丝丝的果子味,也会化身为如狼似虎的野兽。

                       但是,为了能够让自己成为长城守卫军的一员,守约不得不选择铤而走险,以扁鹊研制的药剂作为辅助伪装成没有发情之忧的【和仪】,这才勉强通过测试进入军营。

                        进入军营之后,守约活的更加战战兢兢:一方面谨小慎微的提防着发情期的到来,一方面又要努力锻炼身体磨练枪法,好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合格的军人。时光荏苒,曾经清瘦的男孩成长为硬朗的男人,并且拥有了一套百步穿杨的好枪法。当然,也有些美好的部分被保留了下来:比如守约那张好生俊俏的脸蛋,那个软糯温柔的细腻嗓音,还有——

                         一如既往的发情期。

                        准确的说,用“一如既往”并不妥当。因为随着年龄增长,守约的发情期只会来的越来越频繁,并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换言之,守约的未来只会走的越来越艰难。

                        总会有百密一疏的那天到来,比如今天。

                       “啊!找到了!”总算是从成堆的菜谱中翻出了藏到柜子最里面的抑制剂,守约正准备兴冲冲的拿过来昂首饮下,却发现那圆乎乎的玻璃药瓶里的紫色药水竟只剩下了一个瓶底。刚刚才解除危机停止竖立的狼耳,接着又变成恐惧时才会有的飞机耳。

                     ……什么时候喝到见底的?!

                    守约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变得这么冒失,对于抑制剂不足这种大事都会毫无警惕。又是一阵翻箱倒柜,守约几乎要把卧室翻了个底朝天,可是找到的只有绿色的净化剂,再也没找到第二瓶紫色的抑制剂。

                     “这下是真的麻烦了……”

                     一屁股坐回床上,看了看地上那几瓶净化剂,又看了看手里的抑制剂,守约叹了一口气,发自内心的暗暗感谢木兰姐当初建设军营时很好的给每一个房间设计了隔离信息素气味的魔法屏障。虽说这屏障的设计初衷是为了保护有可能会是【地坤】身份的俘虏,同时不让军营里【天乾】们被【地坤】身份的俘虏所影响(花木兰可不想看到他的兵见到一个稀有的【地坤】就往上扑),但现在看来,这屏障看起来更像是在保护守约了。

                        可是,在军营里尚且有屏障守护,那出了军营呢?

                         守约听木兰姐提起过,在她还没有升为教头的时候,她曾经亲眼目睹过一个伪装成【和仪】混进来的【地坤】,在作战期间来了发情期,随后那个人因信息素味道过于浓烈而暴露了目标,从而被敌人发现并抓回去做了俘虏。

                           “与其说俘虏,不如说是性奴隶。”那时的木兰一边举杯小酌,一边语重心长的对守约坦言。“敌军那边兵几乎清一色都是【天乾】,在他被抓回去的那一晚,那些人闻到他的味道后瞬间就疯了……等到我们杀入营中将他救出的时候,他早已成了一个失了心的性爱人偶。”

                            “啊……这样……”当时守约随口应和着,心中忐忑不安。他甚至有种花木兰在拿这件事暗指什么的错觉。的确,他是【地坤】,面对着身为【天乾】身份的花木兰,如果没有抑制剂,他根本不可能像这样和她心平气和的谈天说地。

                            没有抑制剂,万一此时敌军进犯,守约必定会像木兰提及的那个人一样,沦为他人刀俎下的鱼肉。

                           “……啧。”

                         守约讨厌自己这副与生俱来的敏感身体,但是对此他无能无力。只能是适应。在这【天乾】遍布的军营里,守约唯有敬终慎始,才能得以保全自身。

                          与其在这里自怨自艾,不如早点儿为自己将要到来的发情期做准备才好。甩甩头赶走那些顾虑,守约打开瓶塞将瓶内仅剩的那点儿抑制剂一饮而尽。“凭借这点儿抑制剂,暂时熬过今天白天应该不是问题……”将空瓶子放到一旁,守约边计划着边拿起净化剂往自己身上喷。

                        “发情期大概还有两三天才会来……在此之前,先以巡逻为借口去扁鹊先生的地下医馆里索要足量的抑制剂作为储备吧。希望今天的长城能够一切和平……”一番自言自语后,守约身上的信息素味道已被净化剂的味道掩盖,屋子里弥漫的气味也被他用室内用清新剂很好的处理过,现在的他又变成一个健康的“【和仪】”了。

                         很好,一切都计划妥当,现在只需像以前那样雄赳赳气昂昂的去准备早饭即可。“很好,天还没有完全亮开。”守约从屋子里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天际的鱼肚白,安心的笑了笑,随后快速小跑着溜去厨房准备早餐。

                         这会儿木兰姐应该在操练,大叔在忙着锻炼身体,阿铠他……练刀!他肯定是在练他那套出神入化的刀法啦……那李白——

                       “嗯——李白?!”

                       抑制剂的使用让守约恢复了嗅觉。还没撩开门帘,他就闻到了那股熏人的酒香味。意识到情况不对,守约连忙冲进厨房,果不其然看到了瘫坐在酒缸旁边,已是醺红满面却仍在固执的举起酒葫芦往嘴里灌的李白。

                       “你又偷酒喝!木兰姐前几天才刚刚警告过你啊!”守约一边气呼呼的跑过去拉起李白,一边在心里责备自己的失职。身为厨房的管理者,他今天本该早早来这里准备伙食,却因为“那种事情”而耽误了时间,才导致他没能及时发现李白这个偷酒贼。

                         “竟然喝的就只剩下半缸……你不怕木兰姐知道了一个重剑砍了你吗。我去给你煮个醒酒汤。”守约无奈的摇摇头,正准备去灶台忙活,谁知李白竟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百里……”李白眯起眼睛,醺红的脸上露出狐狸一样的笑容。“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哈……?!

                           李白这句话吓得守约顿时呆若木鸡。抑制剂不起作用了吗?不对,就算不起作用了,李白他不是【和仪】吗?【和仪】的嗅觉不是很差吗?他怎么闻出来的!“什……什么味道?”守约咽了咽口水,看着李白那张笑靥故作镇定的问道。

                          “当然是我的酒香味啦!此酒只应天上有,人生能得几回闻……唔!”李白话还没说完,失了重心的他便又坐回地上。

                        “你不要耍酒疯啦,我这就给你做醒酒汤。”虽说是一场虚惊,但足以令守约心有余悸。必须马上找机会溜出军营去找扁鹊先生,不然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守约心烦意乱的想着,连手中的菜刀都失了分寸。

                      好在紧张的心情并没有影响守约的厨艺。将喝过醒酒汤的李白从厨房里扛出来放到卧室的木椅上,守约摩拳擦掌着手准备餐具。

                      守约把做好的肉夹馍从厨房里端出来时,正逢苏烈和铠结束训练归来。

                   “哟!好香的肉味啊!今天百里又做什么好吃的了?”

                   “今天我做的是关中的名吃腊汁肉夹馍哦,大叔。喜欢吃的话一定要多吃点儿啊。”守约笑脸相迎,笑脸之下却是异样的心悸。尽管服用了抑制剂,但是在这种特殊时期与苏烈和铠两个【天乾】面对面,守约难免会有反射性的不安。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罢,苏烈从盘子里拿出一个馍咬下一口。霎时间,馍里的猪肉随咬合流出浓郁的腊汁。每一次咀嚼都能够从声音里听出馍的酥脆,馍瓤的松软可口伴着猪肉的细嫩多汁,在苏烈口中汇成绝妙的交响。“真是人间美味啊……”苏烈满足的感叹着,环顾了一下四周,惊觉哪里不对,赶忙改口问道,“对了百里,李白那小子呢?”

                     “啊……他身体有些不舒服,我给他煮了碗汤服下后就让他休息去啦。你就放心吃吧,苏烈大叔。”到头来还是帮那个醉鬼打了个圆场。守约应和的笑了笑,转而将视线移到铠身上。看着铠同样咬了一口馍,守约眨着眼睛,连尾巴都不禁摇动起来。

                   “阿铠阿铠,怎么样?感觉如何?”

                   “嗯。”

                   再无多言。看着铠漠然的反应,守约只能是用苦笑缓解尴尬。本就不该对阿铠有所期待的,他又不是那种活泼的人……尽管心里有些小失望,可一看到铠认认真真的品尝着他做的美食的样子,守约脸上的苦笑悄然化为欣慰的笑容。

                     或许是自有天意安排,铠一抬眼,恰好在守约转身忙活别的事之前捕捉到了他那抹满含欣慰的笑容——啊,还有他那个因小小的骄傲而不禁摇摆的赭黄色大尾巴。不过,真正令铠在意的并不是这些。

                      大概是源于【天乾】的原始本能,铠眯起眼睛,视线紧紧锁定守约那条摇晃的尾巴,同时鼻子微微动了动。

                       野果的香味……

                       ——守约入席和大家一起吃饭没多久,外出多时的花木兰也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看到木兰回来,守约立刻眼前一亮,赶紧跑上前询问:“木兰姐你总算是回来啦!我有事想——”

                     “有事等会儿再说。”

                    木兰身上突然爆发的【天乾】信息素直接将凑过来的守约逼退。“怎么了,木兰姐……?”守约被那信息素震慑的后退几步,连呼吸都变得有些不稳。还好用了抑制剂,不然这时候他恐怕是要整个人腿软打颤了。

                     只有遇到激怒她的事件时,木兰姐的信息素才会紊乱似的突然分泌旺盛,难不成……兰陵王又跑长城附近搞事情了?

                   守约在心里嘀咕着,乖乖绕回座位旁坐好,等候木兰说明情况。

                  “刚才线人给我发来一封飞鸽传书,纸条上说他已经找到了那个一直在长城附近神出鬼没的劫匪团伙的驻地,就在离长城不远的那片林子里。并且据说他们还预谋劫了今日午时到达那里的一个镖车。这帮家伙在我眼皮底下屡屡犯事,这次,我绝不放过他们!”

                    一声怒喝,木兰攥紧手中的纸条一拳打上餐桌,桌上的餐具都被震的抖了抖。“总算又有新任务了啊。”听到木兰的话,苏烈整个人的仿佛被瞬间点燃热血。“我的巨炮都要等的生锈了。”

                   “不要着急,苏烈,这次作战是在林子里,你的巨炮不方便使用。不过这不妨碍你在后方为我们适时提供支援。”木兰说着随手拿起桌上一碗米粥抿了一口。“你的米粥还是那么美味,守约。”

                    “啊,木兰姐过奖了……”守约有些敷衍的赔着笑脸,心里却急得一团乱麻。怕什么来什么,他还没来得及向木兰申请巡逻,突如其来的新任务便像个保龄球一般打乱了他的全部计划。

                    劫镖定在午时,在此之前肯定是没时间去找扁鹊先生了……啧,只能是祈祷那点儿抑制剂的效力能撑到任务完成。
                  
                   闭上眼又喝一口米粥,木兰抬眼之时,适逢醒酒的李白打着哈欠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哈欠还没打完,李白就感受到某个锐利的视线像一把刀一样刺中他的背脊,侧目一看,果然对上了那双红瞳。

                 “下面我来分配这次任务的各个角色。”木兰放下碗,朝着愣在那里的李白露出笑容。“首先,太白你机动性强,负责将把守正门的重兵引开,分散兵力。”

                   李白眨眨眼睛揉揉后颈,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后,倦怠的呢喃起来: “又有任务了啊……每次都让我去当诱饵呐……”

                   “不要急着抱怨,太白,到时候守约会配合你。”话锋一转,木兰的视线之刃又刺在了守约身上。“守约,你这次依旧是负责狙击。只靠太白一个人去引诱那群守卫还是太危险了。你呢,就好好埋伏在草丛里,找准时机进行狙杀。”

                 “保证完成任务。”守约欣然答应。

                 “很好。”木兰说罢视线又落到铠身上,此时铠刚刚用餐完毕。“铠,你这次就和我一起从两翼对匪营进行突击吧。”

                 没有任何异议。铠下意识握紧腰间的佩刀,点点头表示应允。

                “好!这一次,一定要把那帮土匪一锅端!”又是一个捶桌,木兰自信的笑着,眼中是灼灼的杀气。“我要让他们知道,敢在我的地盘上行凶作恶,等同于自取灭亡。”

                 待杀气重新被压回丹田,木兰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好像光急着发布任务,一时间把守约的请求给忽略了。“对了,守约,不好意思啊,之前让你把话噎了回去。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问问木兰姐,最近的菜合不合你的口味……”守约苦笑着摆手,随口就编出了一个不靠谱的借口。不过谢天谢地,木兰信了他的话,并且在盯着他看了几秒后围绕厨艺话题侃侃而谈起来。

                   守约撑着脸坐在位子上听着木兰大谈他的厨艺,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扫视一番餐桌,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在他面前的这些人几乎全都在虎视眈眈的觊觎着他,似乎下一秒就要将他吞噬撕裂。

                   像大叔那样的中年【天乾】还好,迟钝的嗅觉会让他们对【地坤】的味道不是那么敏感。可如果是像木兰姐和阿铠这种年轻气盛的【天乾】……

                 “呃?!”联想被打断,守约惊觉铠不知何时与他四目相对。望着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守约干涩的笑着,没有急着回避视线。

                  他深知那样做只会欲盖弥彰。

                  意料之外的是,守约惊讶的发现铠平静的眼中竟起了波澜。就像是看不透某种东西一样,铠盯着守约,眼里是孩童一般的疑惑不解。

                 守约被铠的凝视弄得心里直发毛。他刚想找借口打破凝视,铠却又忽的舒展眉头,主动将视线移开。

                 “保护好自己。”

                 守约只记得铠当时留下这句话后便起身离开了。

                ——阿铠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嘛……

                高高的灌木叶子为枪口提供了天然的隐蔽,守约架着枪藏匿在灌木丛中等待时机,脑子里却忍不住揣摩起铠那时的话语和眼神。

                为什么他会露出那种疑惑的眼神呢……

                莫不是发现了什么?

               【天乾】的嗅觉还没有到可以透过净化剂闻到信息素的味道吧……正犯愁时,狙击手的自我修养为守约敲响了警钟。守约用力的甩甩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先前流转在眼中的迷茫褪去,露出捕猎时才会有的凶狠锐利。百里守约体内的野性,于此刻爆发。

                    “人生得意须尽欢!”

                    狼耳接受到信号,守约刹那间绷紧全身肌肉,眯起眼对准瞄准镜等待敌人出现。不一会儿,厮杀声便迫近了。只见那个白色的身影手握长剑出现在守约的视野里,身后则是黑压压一片匪兵。

                   从那片匪兵之中,守约看到了那个面部有黑色刺青的彪形大汉。他忆起木兰曾在临行前告诉他,那面部的刺青是匪窝当家才会有的标志。

                 而他的任务便是协助李白击杀劫匪当家的其中之一。剩余的两个当家,则是交给铠和木兰处理。

               好似旁若无人一般,李白全然无视将他包围的匪徒,站在林间空地的中央,摇晃着站稳脚步后摸出酒葫芦昂首痛饮。

              “哈哈哈哈……好酒!好酒!”

                这明显是挑衅。李白的无视让匪徒们感受到了侮辱。“杀了他!”土匪当家怒吼着,举起巨斧领着小弟朝着李白冲了上去。烈酒顺着滚动的喉结淌下,李白抹了抹嘴扣上壶盖,眼睛透过额前的棕发扫了一眼朝着他挥舞着白刃砍来的匪徒,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醉笑。

                 “自不量力呐……”

                  眼神忽的一暗,李白笑着握紧长剑,摇晃着走起醉步。这步伐看似软绵无力,实则每一步都刚柔并济。伴随着脚下一转,李白摇晃的身体转瞬间消失在匪徒面前。唯见那挂着红穗的长剑一个旋划闪过眩瞀白光,以及李白留在空气中的数个残影。

                  美酒初尝虽烈,却在入喉之后很快便会化为绕指柔,回味无穷。李白的剑法自是如此,冷酷但不失柔和。正是在这刚柔的一收一放间,李白即可将敌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之后,白光消失,匪徒们被剑刃划过的胸膛,一时间裂开口子迸出鲜血。鲜血溅上白衣,李白用指腹抹了脸上的血迹,歪头打量了一下那些被他一击毙命倒在血泊中的杂兵,转而眯起眼暼向愣在那里的劫匪三当家。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手下被他人以一招即近乎杀光,剩下的存活者也被那招气势吓得落荒而逃,三当家就像是暴走的猛兽一般,怒吼一声红着眼睛挥舞巨斧朝着李白再度发起冲击。李白这才发现,那三当家竟高他半身之多,他甚至有种自己的爱剑会被那巨斧劈碎的预感。

                   “呵,一介莽夫。”又是一个冷笑,李白再度握紧了刀刃。体型上完全处于劣势的他并没有急于躲避,而是出人意料的选择正面迎击。

                   喂喂李白他是疯了吗?!看到划着长剑俯身突进迎击的李白,守约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虽说李白曾提醒他不要在他的个人表演插手,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守约还是选择了狙杀。

                  魁梧的三当家挥舞巨斧劈向李白的同时,守约屏息凝神,将瞄准镜对准壮汉的头颅。待他太阳穴出现在瞄准镜的一刹那,守约不假思索的扣动了扳机。

                 只闻一声闷响,弹壳应声落地,子弹划着火星从枪管内冲出,顺着弹道笔直的射向匪徒的太阳穴。尖锐的子弹随冲击穿破太阳穴,又从另一方裹着血爆裂穿出。又是一个鲜血喷溅,巨斧从手中脱落,被爆头的三当家锐气尽散,就像是一尊石像一般,整个人向前倒下,头上的枪口还在不停的流着血。

                 还好李白闪的及时,不然的话恐怕就要被那壮汉的尸体压在身下了。

                  一个漂亮的收鞘,李白举起酒葫芦又是一口猛灌,然后有些不悦的眯起眼暼向那片灌木丛。

                  “到手的人头又没了……百里啊百里,说过多少次了,我需要帮助的时候自然会给你发信号,你不要总是突然开枪抢人头嘛!”

                  “我这不是怕那巨斧会伤到你嘛……”灌木丛先是微微一动,紧接着守约从那里面站了起来,抖抖耳朵和尾巴甩掉杂草,无奈的笑着给李白赔不是。“抱歉啦,下次我保证不会抢你人头了。”

               “罢了,你也是一番好意,我再咄咄逼人下去,那样反倒显得我李白没肚量了。”说罢,李白将酒葫芦挂回腰际。“好了,接下来我们就该按计划去把那些埋伏在路上的劫匪来个一窝端咯?”

             “啊啊……我的出现必定打草惊蛇,到时候记得一枪解决掉那些我无暇顾及的逃匪哦?”

             “知道啦知道啦。”守约笑着点了点头。看着李白纵身一跃,如燕雀般踏着树干行着凌波微步离开,守约也赶忙持着枪贴着树干隐匿疾行。

              谁知抑制剂的效力偏偏在此刻消失。

               守约刚走没几步就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常。汗珠顺着脸颊流下,守约喘息着抬起头,看着午时的烈日,他一度误以为自己是因为穿着过多而热的发汗。

               直到那甜蜜香味悄然溢出,守约才恍然大悟,既而陷入恐慌。

               怕什么来什么!

               守约眯起眼抬头远眺,此时李白早已踏着凌云步消失的无影无踪。自知向李白求助已是无望,以现在的状态前去埋伏点更是等同于赤裸裸的暴露行踪,守约顾不得向李白发信号,只能是握紧枪改变路线,趁着还没有被人发现火速遁走。

                 然而还没等他迈开腿,附近的草丛便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定睛一看,原来是刚才在李白制造的混乱中仓皇逃跑的那几个土匪。在信息素溢出期间遭遇围攻,这对守约无疑是雪上加霜。

                 “哟,看样子这里有一只落单的【地坤】啊。”匪徒甲擦擦手,舔舔嘴唇露出一个淫笑。“让我们哥儿几个爽爽如何?”

                  糟糕,信息素一泄出连隐身都失效了。这下可谓是彻彻底底的暴露目标。守约努力调整着呼吸,握紧枪眯起眼睛盯着那一群坏笑着围着他慢慢逼近的匪徒,双脚一点点向后挪动。

                   他从没有像现在这般对自己的体质深恶痛绝。面对眼前那一群脑子里只有淫欲的低劣【天乾】,他那【地坤】的身体竟然忍不住兴奋起来,越来越浓烈的信息素味道仿佛是在引诱那些人侵犯。

                    没办法,只有逃,拼命的逃。

                    后跳跃起甩手一枪击杀一名企图扑向他的土匪之后,守约就像是一只受伤的狼一般,踉踉跄跄的全力奔逃,身后是拔出刀穷凶极恶的紧追而来的恶徒。

                    同一时间,土匪的营帐内,花木兰手持短剑在匪徒群中旋转挥砍,一招一式间,鲜血喷溅迸涌,将白刃染为殷红。一曲剑舞结束,血滴顺着短剑滴落,留下的是横尸遍地。铠的刀法则是彻彻底底的冷血无情,银蓝色的寒刃飞出之时便抹过三五人的脖子,回归之后旋即以一个重砍斩断土匪二当家的巨刃,紧接着又是一个快如疾风的乱砍,铠收刀转身,砍在二当家身上的刀伤在几秒后猛然爆裂溅血。此时的土匪驻地,俨然人间修罗场。

                   正当铠收刀入鞘准备外出查看有没有落逃的匪徒时,他的心弦骤然绷紧,冥冥之中仿佛有种力量在提醒着他:守约有危险。

                  “木兰。”

                  “怎么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百里他可能遇到危险了。”

                   木兰挑起眉头打量了一下铠,看着他眉目中透露出的焦急,同为【天乾】的她眼睛一转似乎猜到了什么,但并没有说透。

                   “你去吧,这里就交给我。”

                   ——“可恶……”

                   守约不像李白,身为狙击手的他,并没有那么好的机动性。遇到围追堵截这种事,他必定吃亏。再加上他的真实身份暴露无遗,就算跑的够快,那些壮汉【天乾】也能循着残留的味道找到他的踪迹。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顾不得发软的双腿,守约强迫自己抑制住对【天乾】的兴奋,拼命的在丛林中奔跑。

                 “哼哼……看你往哪里跑!”

                 “呃?!”一个急刹车,守约惊愕的看着突然从草丛里跳出来挡在他面前的三个恶匪,连尾巴都因恐惧而蜷起炸毛。这时身后紧追不舍的匪徒们也赶来了,将守约围了个彻底。

                    “呐,不要跑了,小【地坤】。你那里肯定早就湿答答了吧?我们会帮你解放的哦……”

                    「“等到我们杀入营中将他救出的时候,他早已成了一个失了心的性爱人偶。”」

                     不要,我不要。

                     与其沦落那般,还不如一死了之。

                      守约愤愤的咬紧牙,手悄悄摸向腰际——那里有他为了以防万一而准备的手雷。

                       千钧一发之际,宛若天降神兵般,寒刃飞旋而来,贴着守约面前三人的脖子抹过。在飞溅的血滴间,守约看清了“神兵”的面孔——冷峻,桀骜,不羁如风。

                      “阿铠……!”

                     甚至连守约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何那时看到铠的第一眼,竟会用那种如此喜悦的声音,唤出他的名字。

                     更让他匪夷所思的,是在铠纵身闪现到他面前与匪徒厮杀时,他的身体就像是失控了一般,疯狂的分泌信息素,以至于周遭空气完全被他身上的野果香覆盖。就连艰难站立的双腿,也在铠来到他身边的那一刻彻底瘫软。

                    新血染旧痕,等到色徒被解决彻底,铠看了看血迹斑斑的爱刀,摇摇头再度收鞘。转身回头,铠正打算察看守约是否受伤,却发现他竟整个人瘫坐在地上,脸上升起红云,眼中情感交织。

                   “百里……?”四目相对,望着那双映着他面孔的赤瞳,铠瞪大了眼睛,一种冲动涌上心头。那是【天乾】在遇到一生配偶时才会有的冲动。

                   刹那间,一眼即是万年。

                   守约在心里想着,是否是因为大量使用抑制剂和净化剂,才会导致他对这种事如此迟钝,没能第一时间就与铠达到心灵相通。
   
                   所以你那时才会露出那种疑惑的眼神啊……

                  铠则是想明白自己为何自加入守卫军起就对守约异样的着迷,并且总会在某些时候感受到来自守约的心电感应。他本以为自己大概是哪里病了,才会对一个【和仪】有感觉,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明朗了。

                    总之,二人在此刻都有着同样的想法——

                  “这个人就是我的【真命】。”

                  何以解忧唯有肥肉:https://m.weibo.cn/1832071461/4144311359149675

                  后日谈:http://justforfunmiow.lofter.com/post/380837_11000582

评论(6)
热度(79)

© 受猫D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