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开了脑洞便会失去写文的动力,长篇连载中道崩殂是家常便饭,所以最近努力在成为短篇流渣渣写手。

逗比可撩的杂食动物,安利狂魔,博爱,cp不洁癖多互攻,总之请多指教√

【Fate】【枪弓】《Flower》【Chap.45~49】

  其实我是想一章流结果一不小心飞出去8000,最后不得不乱分章节……。

   *稍微修正了一下bug(8/18)

Attention☆
【*长,非常长】
【*废话一箩筐】
【*啊啊我怎么这么话唠orz】
【*之后补相关注释】
【*红蓝生死决斗依旧参照UBW第二季《暗剑,展露锋芒》】

                              【Chap.45】

                    夕空如血。

                    身下的血泊似绽放的花朵般晕开,胸前干将·莫邪留下的伤口内,可以轻易看到里面的骨肉和一股一股向外涌的鲜血。Lancer如今已是气息奄奄,每一次微弱的呼吸都只会让他感到胸口撕裂般的疼痛。

                    伪Archer过来蹲下身抚摸他的脸颊诀别时,Lancer有一瞬得以再次与他近距离对视。

                    对视的那一瞬间,Lancer艰难的将虚糊的焦点聚集在伪Archer的右眼里,记忆里那浅灰色的瞳曾数次映在他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沉着,睿智,却又不失温柔……那些本该从Archer眼睛里读出的情感,此刻全然被穷尽的冷血与阴狠替代。

                  “你救不了他的。”

                  男人在留下这句话后决然离去。看着熟悉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Lancer茫然浑浊的眼睛忽然瞪大,微张的口中似是要喊出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他清楚的听到了。

                   在伪Archer准备起身离开之前,Lancer清清楚楚的听见,有个声音在他的脑海里,用近乎哀求的语气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杀了我……!”

                  那是来自英灵Emiya的求救。

                  “Archer……”

                  听着那一声声凄厉的呼救,Lancer口中含含糊糊的唤着那声音的主人,竭力挪动渐渐麻木的手,浸着血在地面缓缓摸索,试图触碰到刚才掉在身边的Gae Bolg。

                   或许是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所制造生死相关的联系,让Lancer得以与Archer潜意识产生共鸣,也有可能那声音只是他在濒死之际出现的幻听,但现在Lancer更愿意相信后者。

                   他深知,比起以「怪物」之身苟活于这世上,Archer宁愿用死来获得救赎。

                   而此刻能够帮助他脱离苦海,获得救赎的人,只有他,库·丘林(Cu Chulainn)。

                   更何况很久以前,Lancer就早已用一句用来搪塞的借口蛮横的夺走了杀死Archer的权利。

                「“你的命是我救的,就算你想死,也必须由老子亲手取你性命。”」

                   于情于理,这刽子手的身份,Lancer都当定了。

                   毕竟,凯尔特战士最重誓言。

                   好了好了,不要再唠叨了,我会救你啦。Lancer烦躁的在心底给予那声反反复复的呼救以回应,染血的嘴角却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微笑。原本已经准备放弃希望的他,开始慢慢尝试收缩肌肉,试图以此来让麻木的身体恢复活络。            

                    啧……到头来反倒是连自己的死亡都被束缚啊。慢慢扭头望向一边,发丝浸着血液的湿黏感觉令他不悦,但Lancer无暇顾及那些。

                     只差一点点……

                     看到滚到一旁的爱枪,Lancer停止胡乱摸索,咬紧牙关尝试调动肌肉来助那只手拿回武器。“可恶……”Lancer不甘心的暗骂着,手指抠着染血的地面向前挪动,身体随着他的执拗慢慢恢复力量。

                      Lancer挣扎时发出的窸窣声音,伪Archer听得一清二楚。“竟然还没死透……”听到身后的声响,意识到Lancer有想要拿起武器重新投入战斗的迹象,伪Archer低声骂着,准备再投影出几把刀剑刺上Lancer身体,让他彻底断了反抗的念想。

                       然而伪Archer惊讶的发现,在他想要进行咏唱的时候,喉咙却像是被扼住了一般无法出声。同样的,他原本即将化为幽光淡去的身体,也因某种力量的阻止而无法顺利消失。

                      愕然的眨了眨眼睛,在意识到是英灵Emiya的意识在“捣鬼”之后,伪Archer不由得发出一声嗤笑。

                       真令人意外,在心智被侵蚀大半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突破层层抑制,强行让本体意识恢复主导权来阻止我断绝Lancer活下去的可能。

                       是我小看你了,Archer。

                                      【Chap.46】

                        大概是受到了Archer苏生的本体意识的影响,挣扎许久的Lancer心一横,仿佛瞬间恢复了力量,张开沾满血的手一把将Gae Bolg紧紧握在手里。

                        既然说出了那句话,就得信守诺言负责到底呐。

                        毕竟,此时此刻,那句脱口而出的许诺早已上升为如同不可背叛的誓约(Geis)的存在了啊……!

                      “喂!别急着走啊!老子还没死呢!”

                     全然无视伤口撕扯带来的剧痛,Lancer攥紧手中的武器,硬是靠着Gae Bolg的支撑从血泊里站了起来。尽管双腿仍然不稳,Lancer还是固执的让自己保持战士该有的挺立,眯起眼睛借着模糊的视线望着那个背影发出呼喊。

                      听到那声豪气的呼喊,伪Archer愣了一下,随即冷笑着转过身,看着面前从英灵座的门口绕了一圈又回来的Lancer说道:

                    “难以置信。在魔力衰竭又身受重伤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凭借顽强的意志让自己站起来……不愧是光之子库·丘林啊。”

                    “这么一看,你和那个「我」还真是像啊。刚才他也是用强烈的意志的冲破了压制,阻止我在你的身上添几处新伤呢。”

                    “既然你都打算重新投入战斗了,我很乐意再杀死你一次。”轻轻抹了抹刚才溅在脸上的血渍,伪Archer笑眯眯的看着Lancer,手中再度投影出干将·莫邪。“之前都是因为‘那家伙’的阻挠没能重创要害,这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哦。我不仅要杀了你,而且还要把你的心脏剜出来把玩捏碎呐。”

                      那样猎奇的话语从Archer的那张嘴里说出来实是诡异,但伪Archer的话同时提醒了Lancer。

                     “没能重创要害……”

                     将手贴上胸前X字型的血口,Lancer猛然意识到,以伪Archer刚才那一击的爆发力和干将·莫邪的锋利程度,足以在挥砍的一瞬间碎骨破肉毁掉灵核一击毙命,但实际上伪Archer最终却似乎有意的收缓力度,制造的刀口虽深,却没有伤及内部的灵核。

                       Lancer同时又想起了此时应该正在卫宫家接受治疗的Caster。

                      或许……

                     Lancer先是一怔,随即低下头发出突兀的笑声。你这是在有意放水啊,Archer!你到底是有多渴望被我杀死啊……虚弱的身体因大笑而摇摇晃晃,Lancer在心里感叹着,攥着Gae Bolg的手因力度加大而掌骨暴突。

                    伪Archer则是被那笑声惹得烦躁,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个苟延残喘的敌人嘲笑了一样。“你笑什么?是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已经疯狂了吗?”伪Archer诘问着,同样以阴冷的佞笑回敬Lancer。“就算你能撑着最后一口气靠仅剩的魔力强行续命,你身上的那些伤也会让那点儿可怜的魔力流失殆尽。你若是强行透支身体重新战斗,或许死的更——”

                      突然刺来的魔枪打断了伪Archer的讽刺。“Lancer……?!”甩手一劈将飞来的枪轻而易举的击落,看着失了力掉落在地的Gae Bolg散作游光回到Lancer手里,伪Archer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又遭到了羞辱。

                      “我自己的命数我已经心里清楚,用不着你在这里多嘴。”笑声随刚才的投枪戛然而止。爱枪复归手中,Lancer猛然抬起头,暴红的眼瞪着面前恼羞成怒的伪Archer吼道:

                    “但就算死,我也要你这个冒牌货陪葬!”

                                   【Chap.47】

                    Lancer突然将枪尖刺向脚下的血泊,枪尖划着鲜血,在地面上画出一个殷红色的圆圈。圆圈头尾相接的时刻,血迹分散相接形成法阵。Lancer握紧武器,在法阵内重新摆出战斗姿势,同时法阵四角淡蓝色的古老符文愈发清晰。

                     “只是被砍了几刀就死了可不是我凯尔特战士的风格啊。”

                      符文完全显现的那一刹,赤色法阵由外到内发出红光,尤其法阵中心的光芒最为耀眼。红光Lancer身体包裹,在符文的作用下,Lancer腹背的伤口内渐渐出现淡红色的光丝。光丝如针线一般,瞬间将撕裂的皮肉缝合在一起止住了血。看着Lancer身上的伤转瞬愈合,伪Archer不由得战栗,两只手随之将双剑攥的更紧。

                      光之子库·丘林在领悟到自己死期的时候,将自己的身体捆绑在一根石柱上,绝非被人击毙,最终迎来了死亡。

                      库·丘林死后,凯尔特的战士创造这个法阵——四枝之浅滩(thn Gabla),并以此来作为坚守的象征。

                   此阵一出,便意味布下此阵的战士不允许败逃,看到此阵的战士无法退缩。

                   对于战士而言,那是不败不退誓言的证明。

                  “Elhaz(保护)、Nauthiz(束缚)、Ansaz(信息)和Ingwaz(丰饶)。在这四个卢恩符文的加护下,我得以暂时在短时间内让伤口愈合,并且汲取大地魔力让自己回复魔力。”卢恩魔法结束后,法阵慢慢淡去,分散为红色的流光融入Gae Bolg。

                      “估计你借着那家伙的记忆也早就了解这法阵的传说了吧。”Lancer笑了笑,圆瞪的眼中流露出战斗时才会有的凶狠。“不过四枝之浅滩(thn Gabla)的效果只有两分钟。两分钟后,无论输赢,我都会因为魔力透支而彻底丧失战斗能力,或许身体突然爆炸血肉横飞也说不定。”

                     听到Lancer若无其事的阐述完法阵效果后的悲惨结局,伪Archer眨了眨眼睛,然后又一次发出狂气的笑声。

                   “这还真是符合你库·丘林的作风。不过我可不想看着你肉身崩毁,毕竟我还要把你的心脏剜出来捏碎呢。”

                   “你真是执着。”Lancer一边谈笑风生,一边暗暗将体内回复的魔力聚集在一起。伴随着蓄能,Lancer手中的枪渐渐亮起赤红色的光。“说起来,刚才从我站起来到恢复魔力的这段时间内,你完全可以出手偷袭置我于死地——为什么不动手?是在可怜我吗?”

                   “以你我二人现在的实力差距,我没必要用那种手段获得胜利。我既然能“杀死”你第一次,自然就会有第二次。”

                   同Lancer一样,伪Archer回应的时候身体也出现了暗红色的光流,且光流有目的的朝他的双手汇聚。

                  “看起来,我还要好好谢谢你的手下留情了啊……!”一声豪言出口,Gae Bolg猛地燃起重重赤焰,瞬间爆发的魔力产生的波动甚至让伪Archer感到身体内部都遭受到冲击。“啧……”待他从刚才的冲击波里恍然回神,Lancer早已踏风而至,突进到他面前举枪重刺。

                    怎么突然间力道重了那么多……?!若不是伪Archer反应还算灵活,在枪尖即将刺上喉咙时用双剑挡下了攻击,或许他早已在愣神的那刻被魔枪贯穿喉咙。尽管突刺成功挡下,但伪Archer也付出了代价:手中的干将·莫邪受到严重破坏,身体被Lancer攻击产生的冲力震到擦地后退,锁骨也被Gae Bolg燃起的魔焰灼伤。

                    伪Archer诧异的瞪大眼睛,他没想到Lancer的法阵的威力竟如此之大,让本已日薄西山的他重获全盛时才拥有的战斗力。形势的转变让伪Archer没有时间再用来惊疑,他刚稳住身体,Lancer又像一只凶残的饿狼一般,瞪着暴红的双眼发动第二次突击。

                     凶狠,残忍,暴虐,眼里只能看到誓要战斗至死的凛然。

                     那才是,神话中所描写的光之御子库·丘林应有的眼神。

                      劈砍,突刺,每一击都力重千钧,令伪Archer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是投影出新的双剑,竭力用眼睛捕捉快如残影的攻击,一次次的挡下直冲要害的攻击。

                     仅仅是个法阵而已,竟能让他转瞬判若两人吗?双剑又一次被重击粉碎,伪Archer瞳孔骤然缩小,Gae Bolg朝着他的心口又一次发起重刺,面对迫近的枪刃,现在再投影出新的武器来抵挡为时已晚。

                      “啧……”侧身一闪险避冲击,枪尖擦着胸口过去的时候,伪Archer感受到了魔焰带来的热度,同时他也在偶然一瞥间看到了Lancer杀意燎燃的眼睛,以及赤瞳之下的诡谲笑容。

                      那笑容正是信号。

                      伪Archer刚在闪避间投影出新剑准备逆转形势,先前朝他强袭的Lancer忽然趁他调整身姿时反身一个踢击,正中伪Archer的后颈。

                     “可恶……感觉脖子都要断掉了……”从刚才的踢击中回过神爬起身,伪Archer怎么都没想到Lancer竟会一反常态的对他使出踢击。脖子的剧痛还未缓解,第六感让伪Archer下意识的侧目,果然看到了那个突然跃至上空的男人。

                     “该死。”Gae Bolg从空中投掷而来,伪Archer暗骂着急忙翻滚躲开正面攻击。成功摆脱被刺穿头颅的命运,看到深深刺入地面的魔枪,伪Archer眯起眼睛,暗暗进行投影。

                      如伪Archer所想,十几把刀剑在Lancer落地时悬在他的身后。“切,你是黔驴技穷了吗?”刀剑应伪Archer的命令刺下,Lancer嘴角划过一个冷笑,转身抡起手中的爱枪将暗剑狠狠击碎。

                      出乎意料的是,伪Archer并没有在Lancer抵挡暗剑的时候发起偷袭。是刚才那一脚踢的太重了吗?望着地面上化为星尘消失的刀剑残片,Lancer在心底开玩笑的念叨着。紧接着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手指轻轻拂过胸前的伤口。

                       “啊啊……这么快就要到时间了吗。”

                        “嘶……”倒吸一口冷气,伪Archer重新攥紧手中投影好的武器,忍着后颈的疼痛从地上站了起来,准备再度投入战斗。苍蓝色的身影又一次进入视线,伪Archer愣愣的看着站在那里的Lancer,顿时心生疑惑。

                        他为什么不乘胜追击?

                        难道——

                        看着Lancer轻笑一声向后一跃,既而回过头俯下身并以单手撑地,伪Archer木然的眨眨眼,脑海中渐渐浮现属于那个「我」的记忆。

                          似曾相识的……场景。

                          头脑因Lancer的举动而出现错乱,感觉到英灵Emiya又有试图从意识深处冲破压制的迹象,「诅咒」自然而然加强了侵蚀的力度。蔷薇又消失一瓣,「诅咒」抢回身体控制权,然后借Archer的身体笑着大喊:

                          “Lancer!你觉得凭你现在的状态解放宝具真名发动必杀,能伤我几成?”

                          “你不要忘了,上一次你的枪可是被结结实实的挡了下来哦。”

                          “你霸占着他人的身体和记忆说风凉话的样子可真让我恶心。”指腹轻轻摩挲着枪身的花纹,Lancer抬起眼,望着那人的扭曲笑容回呛。“不用你多嘴我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发动这一技所带来的效果远不及全盛期。

                             “但是……”

                           说话间,Lancer如离弦之箭般向前一冲,接着脚下一踏跃向半空。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只有发动此技才有击败你的可能。

                             暗红色的魔焰自枪尖熊熊燃起,将赤色枪身重重包裹,尽管胸前的伤口因体内的超负荷运作而出现渗血,Lancer仍选择将法阵回复的魔力全部灌注至魔枪内,眼中是视死如归的决然。

                           “接受我赌上性命的一击吧,Emiya——突穿死翔之枪(Gae Bolg)!”

                                    【Chap.48】

                           “果然是已经癫狂了吗。”伪Archer嗤笑着,抬起右手准备接下Lancer的舍命一击。

                         随着Lancer一声令下,Gae Bolg划着赤色的尾光裹着烈焰刺向伪Archer。电光石火之间,伪Archer眯起眼锁定Lancer,在他投掷的同一时间发出咏唱: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七瓣巨大的赤红色花瓣自手心张开,向前生出名为Rho Aias光盾,层层光盾相叠,化作抵御投掷类武器的最强屏障。

                     魔枪投出去的刹那,四枝之浅滩的效果迎来终止。胸前的伤口骤然迸裂,筋疲力尽的Lancer整个人从空中坠落。

                     第七层光盾完成的瞬间,正好挡下了乘势而来Gae Bolg。魔焰卷起热浪,Gae Bolg裹挟着疾电狂风对光盾发起钻刺。一层又一层,魔枪就像是钻机一样,由外至内将光盾层层击碎。破碎声不绝于耳,Gae Bolg的迫近让伪Archer几乎可以感受到魔焰卷集带来的灼热。

                        怎能败给那只恶犬。

                      “喝啊——!!!”

                      伪Archer怒吼一声,在Gae Bolg毁掉第五层光盾之际将大半魔力汇于掌心。受过强化的内部光盾与Lancer舍命投出的枪发起最后的较量。感受到Gae Bolg强大的冲力,伪Archer咬牙蹙眉,稳住身体抵挡着魔枪的贯刺。

                       或许是由于魔力量的关系,突穿死棘之枪的穿刺在第六层光盾时即被伪Archer削弱。但那毕竟是对军宝具,在伪Archer成功抵挡的同时,Gae Bolg仍在霎时爆发出巨大破坏力,将剩下的两层光盾轰然炸毁。

                       爆炸照亮了渐暗的天空,瘫在地上的Lancer眯起眼,灼灼的视线穿过硝烟望向远处摇晃着站起来的伪Archer。

                        鲜血从迸裂的伤口中缓缓流出,现在的Lancer真的是到了力竭的地步,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是慢慢等死。

                      “咳咳……”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远处趴在地上,连抬起眼都十分困难的Lancer,伪Archer顾不得被炸的伤痕累累的身体,欣喜若狂的拖着在刚才的抵抗中折断的右臂朝着他踉踉跄跄的走过去,左手投影出匕首为剜心做准备。

                    现在Lancer就算想要空手接白刃也是无能为力了。视线忽明忽暗,Lancer看着越来越近的伪Archer,脑内计算着何时发动刚才在他抵挡攻击的片刻写下的符文。

                   此时右手边对于伪Archer的站位而言是盲区,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Lancer用右手在地上写下了淡蓝色的火焰(Kenaz)符文,等着在伪Archer的到来时发动。

                     虽然这很极端,但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支持我的吧,Archer。

                    “哈……哈哈哈哈……明知道结果还要飞蛾扑火,你犯傻的样子都跟那个「我」有一拼啊,Lancer。”伪Archer放肆的嘲笑着Lancer,用刀尖在自己的左眼前打了个旋。“不过结果你也看到咯,这朵花现在只剩下蕊心了,不出半个小时,这具身躯就会完全归我所有。”

                     “你想再见到英灵Emiya的愿望,只能是等回英灵座默默祈祷,祈祷你们两个能再一次在另一个世界的圣杯战争相遇才能实现了。”

                    借着模糊的视线看到那个奸邪的笑容,Lancer呜咽着,在气若游丝的状态下从口中挤出一句恶言。“混……蛋……”逞完最后的口舌之快,Lancer终是撑不住沉下来的眼皮,在不甘中闭上了眼睛陷入死亡前的黑暗。

                  
                     看到Lancer昏死过去,伪Archer眼睛一亮,旋即来到他面前瘫跪在地,瞄准他的胛骨之间举起了匕首,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快乐。

                    “你的心脏,我就收下了,Cu Chulainn……”

                                   【Chap.49】

                   ——“天之锁(Enkidu)!!!”

                  “呜……!!!”眼看着匕首就要落下,一条银色的锁链突然绑住了伪Archer的胳膊。匕首掉落在地,伪Archer奋力的挣扎,看到锁链源头的波心光圈,他立刻意识到是何人造访。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杂碎敢在我英雄王的土地上撒野。”操场边上的路灯上浮动灿然金光,Gilgamesh于金光中现身。一眼看到一片狼藉的操场,接着又发现伤痕累累的Archer和失去意识倒在血泊里的Lancer,Gilgamesh眯起眼睛,冷哼一声露出笑容。

                     “看样子我是错过了一场好戏啊。”

                     从路灯跳下落到地面,Gilgamesh来到了Archer面前。听到Archer低语的“去死”,Gilgamesh本想从宝库中抽出一把剑将其立刻斩首,却偶然看到了Archer那半张古怪的脸。

                     狰狞的血痕如乱根般爬满眼角,变黑的巩膜中,殷红色的蕊心显得尤为刺眼,且蕊心还随时伴有异动,就连那正常的右眼,也已是空洞黯淡。“到底还是变成「怪物」了啊,Faker。”Gilgamesh笑着感叹,转而瞥了一眼昏死的Lancer。“是你杀了那条狗吗?我突然觉得此时的你变得顺眼了呢……”

                    正是这一瞥,让Gilgamesh看到了地上那个亮起微光又转而黯淡下来的淡蓝色符文。

                     心中不禁生起一丝疑惑,但很快就被Gilgamesh抛在了脑后。“不过呢,即便如此我还是要除掉你。”Gilgamesh响指一打,光圈立刻悬在Archer头顶,波心中的巨剑闪烁锋芒。看着伪Archer缩小的瞳孔,狂傲的王冷笑着留下狠话:

                    “威胁本王的存在没有继续活在这世上的资——”
                  
                   “住手!!!”

                   又一个不速之客到来,看到那个熟悉的魁梧身影,Gilgamesh立马收起光圈闪身远避。黑色的巨人猛然落地,双脚将操场砸出两个巨坑,白发少女看到Archer那张面目全非的脸,立即从巨人的肩膀上滑了下来。

                   “Archer!”伊莉雅站在Archer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的说道,“你先冷静一下,我马上就带你回去治疗。相信我,我会救你的!”
   
                   然而伊莉雅的话并没有起到安抚的作用。听到她的话——准确是看到她的脸,Archer反倒变得像是发了狂的疯子一般,不顾受伤的手臂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口中还一直歇斯底里的吼出“挖了你的心”之类的恐怖语句。

                     意识到Master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一直安静的站在旁边的Berserker眼中渐露猩红,手中的射杀百头(Nine lives Blade Works)蠢蠢欲动。“没事,Berserker,你不要动手。”让Berserker重新安定下来后,伊莉雅深吸一口气,利用发丝渐渐在手中生成银白色的白鹳骑士(Storche Ritter)。

                    “抱歉了,Archer”

                   说完,伊莉雅手中的白鹳一个振翅瞄准Archer射出魔弹。银白色的魔弹正中眉心之后,伪Archer便像是被注射了镇定剂一般,停止发疯陷入沉睡。

                   扫视了一眼现场,联系Archer那只诡异的眼睛和他见到伊莉雅时的疯狂反应,以及一边生命垂危的Lancer,Gilgamesh眉头一舒,心中一下有了底。

                 “喂,Gilgamesh,快把Archer放了,我要把他带回去净化。”

                “你区区一个容器何时有资格来命令本王了?”Gilgamesh昂起头,言语中丝毫没有通融余地。“我想杀谁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

                “听着,Gilgamesh,就算将Archer净化为原来的样子,他这具靠无色之力维持的肉身也支撑不了多久了。结局同样都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又何必急于现在动手。”

                “更何况,暴走前的Archer,对你构成威胁了吗?”

                 望着抱着Archer一本正经的和他理论的伊莉雅,又转念考虑了一下利益关系,Gilgamesh阴着脸恶声一啐,最后决定放开Archer。

                “太好了!”锁链消失的瞬间,Archer整个人都压在了伊莉雅瘦小的身躯上。费力的抱住Archer的身体,伊莉雅看了一眼身边宛如死尸一般的Lancer,忽而回头朝着Gilgamesh喊道:

                  “对了,现在把Lancer带回去交给卡莲,说不定他还有救。”

                  “哈……?!!”

  
         
                         

            

    

评论(27)
热度(57)

© 受猫DA☆ZE | Powered by LOFTER